第两百三十一章 感觉身体被掏空(二)(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要跟他们打团呀,这时候你应该偷大龙的。”

    “”

    “他们推高地了,快别打龙了,回访高地。”

    “”

    “你去抓对面adc,他一个人在下路呃,被埋伏了。”

    “”秦泽看她一眼:“请闭嘴好嘛,我大神还是你大神?”

    苏钰瘪着嘴,不服气又不敢顶嘴的模样。

    连输三盘后,她开始屏蔽秦泽闪闪发亮的大神光环,试着指点一二,然后胆子渐渐大起来,指点江山,要求秦泽按她的思路玩。

    但被秦泽怼了一句,立刻蔫了。

    或者说其实心里很享受?

    第四局又输了。

    秦泽烦躁的抓抓脑袋,恨不得砸键盘,来一发狮子吼。

    “你不是大神,你是假的。”苏钰泫然欲泣。

    “可他们都不听我的,我一个人怎么打五个。”秦泽辩解。

    “一打五都做不到,就是假的。”苏钰呜呜:“一天掉一段,连我都不如。”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那我下次带你上分好吧,你听我的智慧,肯定能赢。”秦泽羞愧的安抚她。

    苏钰别过头去,给他看自己精致白皙的左耳,表示不想和他说话。她很少在男人面前耍小脾气,就算父亲苏桐面前,也很少看到她娇嗔的小女儿姿态。

    “我们说正事。”秦泽说,他转头看向窗外,发现天已经黑了,时间是下午六点。

    “算了,先吃饭吧,附近有买菜的超市吗?”

    苏钰点头:“有的,你要做饭?”

    “嗯。”

    晚上七点半,苏钰捧着杯子,蜷在沙发上,听着厨房炒菜的声音,以及飘散出来诱人的香味。

    多少年了,自从父母离婚后,她再也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饥肠辘辘的等着母亲炒好菜,一边期待一边流口水。

    后妈倒是会做菜,但富家太太怎么能下庖丁呢,一应家务由保姆承担。苏钰自己也不会做菜,她两点一线的上班、回家,晚上要么下馆子,要么点外卖。

    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房子里,吃着孤独的晚餐。

    她眸子渐渐恍惚,渐渐迷离。

    这种感觉,真温馨啊。

    晚饭做好,三菜一汤。

    “可以吃了吗?”苏钰期待的眼神。

    “吃吧,”秦泽在桌边坐下:“自己去盛饭。”

    “哦。”苏钰屁颠颠跑厨房,给自己盛了半碗饭,“很好吃的样子。”

    “还好吧,别看闻着香,其实味道和裴姐差不多。”秦泽开玩笑。

    “那咱们还是点外卖吧。”苏钰回忆起了被裴南曼厨艺所支配的恐惧。

    秦泽哈哈大笑。

    苏钰也笑了,看出来了,大家都是受害者。

    她夹起一块炒肉片,小心翼翼咬了一口,浓郁的肉香和淡淡的芹菜味刺激着味蕾,盈满口腔。太好吃了,用某美食动漫的台词形容:啊!大脑在颤抖

    错了,台词不对,重新来一遍:这种浓郁的味道真是不可思议,真个人都飘起来了,雅蠛蝶!!

    苏钰胃口大开,吃相很淑女,但下筷如飞,并且很护食,比如她喜欢芹菜炒肉,便不动声色的往自己面前拉,秦泽多吃几块,她就投来幽怨的小眼神。

    “秦宝宝这家伙,每天吃着你的营养餐么?”苏钰鼓着腮,含糊不清的声音:“好嫉妒。”

    营养餐?!

    “有空来我家做客,烧更丰盛的给你吃。”秦泽说。

    苏钰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摇头:“算了,我们要掐架的。”

    “就不能握个手做好朋友?”

    “不共戴天。”苏钰道:“秦泽,我要和你姐姐掐起来,你帮谁?”

    秦泽不由自主的脑补起来,怎么掐?掐胸还是掐脑袋?

    “我会帮你。”秦泽给出一个让苏钰意外的答案。

    “骗人,你是哄我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