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动了我的日记本?(四千五大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谢谢秦老师,今天的采访到这里就结束了。”薛梅如释重负,笑容满面。

    秦宝宝与她握手,又与扛摄像机的老王握手,将两人送出门。看着他们乘坐电梯下楼,秦宝宝反身关门,狠狠把自己摔在沙发上,吐出一口浊气。

    离开秦泽房间后,薛梅又吧啦吧啦问了一大堆问题:网友对新专辑的评价,创作歌曲的心路历程,一些生活上的琐事,凡是此类问题,薛梅都会提到秦泽,变着法子从秦宝宝这里榨取秦泽的信息。秦宝宝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当然不会说,比如“你弟弟有没有女朋友”,哇,这么过分的问题,秦宝宝选择无视。

    她躺在沙发上,听见肚子“咕咕”叫了两声,该吃午饭了,秦宝宝“嘿吼”一声喊,小蛮腰一挺,两腿一蹦,想学电视上鲤鱼打挺的大侠好汉,但显然高估了自己,没蹦起来,反而从沙发翻滚下去。哼哼唧唧的揉着膝盖站起来,一瘸一拐进了厨房。

    冰箱里备着昨晚的剩菜,放微波炉转几分钟就能吃,她现在的身份,不好叫外卖了,暴露地址是其一,万一碰到痴汉,见她一个人在家,心生歹念强行那个啥的,秦宝宝觉得自己只有剖腹自尽。

    她把菜放进微波炉,心情愉悦,哼着乱七八糟的歌:“我有一个小弟弟我从来也不骑”

    有个会做饭的弟弟真好。

    对了,日记!

    秦宝宝的隐私权概念里,从来不包括弟弟,以前就经常翻看秦泽的手机,害的秦泽连小黄片都不敢看。在这方面他没法硬气,因为手机是姐姐买的。后来智能机出了个指纹解锁的功能,终于迎来“隐私权”的春天。

    她走进秦泽的房间,手触摸日记本的刹那,略微犹豫。

    毕竟老弟这么大了,总要有点隐私吧,我这么看他的日记是不是不太好?

    但是偷看日记什么的最刺激了,据说每个人都会把心里最私密的东西倾吐在日记本上。

    没准我能发现闷骚老弟的秘密秦宝宝这么想着,果断翻开了日记。

    秦泽下班回家,发现自己的日记本摆在笔记本电脑上面。脸色当即变了变,扭头就冲出房间,质问客厅的秦宝宝:“你是不是动我日记本了。”

    他的神色很古怪,既紧张又惶恐,隐隐有一丝期待。

    秦宝宝茫然道:“什么日记本啊。”

    秦泽不说话,死死盯着姐姐,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似的,但姐姐一脸呆萌的表情。

    “我的日记本被人动过了。”秦泽沉声道。

    “哦,你桌子底下的本子?”秦宝宝一脸恍然大悟,“我帮你放桌上了,老丢三落四的。”

    “你进我房间干嘛。”秦泽目中犀利的光芒一闪,就像柯南君推测出杀人凶手那样。

    “今天有一个采访,来家里录的。你名气这么大,他们要求参观你的房间呗。”秦宝宝说:“我想你房间也没可疑的纸巾,就让他们进去了。”

    “我怎么就可疑了。”王子衿从电视剧里挪开目光,看过来。

    “纸巾不是子衿,没你的事。”秦泽摆摆手。

    “恰好看见你本子掉地上,就捡起来了呗。”

    “当真?”

    “节目下周网上播,你自己看呗。”

    秦泽将信将疑。后来他真去网上搜了,勉强相信了姐姐。

    日子飞快,转眼九月底,盛夏已过。然而气温没有丝毫降低的迹象,太阳能毒死人。

    从八月初至今,股市的变化可谓天翻地覆,先是央行再次降息降准,无风险收益下降,导致大量闲散资金流入现场。以券商、银行、保险为代表的金融股骤然发力,先后攻克2500、2700、2900、3000等关口,走势可谓气吞山河,震撼人心。至此,牛市真正来临。

    之前虽然股市回暖,但走的犹犹豫豫,战战兢兢。金融界对此看法出现分歧,有的认为是暴跌触底后的反弹,不代表它会一直走牛,有的则分析在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背景下,实业衰败,房地产色彩缤纷的泡沫也濒临破碎。政府必定要有所动作了。

    牛市来了。

    不仅是金融界的精英们这么认为,即便是不炒股的普通人,也意识到这一点。因为身边不断有人投入股市,新闻播报股市大涨的利好消息,亲朋好友吹嘘自己股市赚了多少钱。疯狂的安利之下,不停的有新人涌入股市,老股民新股民,把手头的钱统统砸入股市捞金。

    造成的结果就是牛市疯狂走牛,大盘涨到让资本家和散户眼红的嗷嗷叫的程度。

    李林峰敲响总裁办公室门之前,听见里面“砰”一声脆响,似有东西破碎。他站在门口犹豫一下,怀着莫大的决心敲了敲门。

    办公室猛地安静,片刻后,苏钰的声音:“进来。”

    宽敞的办公桌前,美女总裁穿着凸显身段的ol套装,薄施粉黛的俏脸清丽脱俗,气质淡雅,李林峰目光飞快扫过水磨砖地面,没有任何“残肢”,莫不是刚才幻听了?

    “什么事。”苏钰问。

    李林峰把投资部半个月来的投资项目汇总成一叠表格,放在苏钰桌前,“苏总,您看看这个。”

    苏钰如含星子的眸子,看他一眼,拿起表格翻看,“不错,收益在百分之八十以上。有什么问题吗?”

    “您先看看这份项目。”李林峰从中抽出一张表格:“正是因为收益很不错,所以我建议把这份项目给砍了。”

    苏钰眯眼,这份表格正是托生于秦泽那份计划书而来的投资项目收益表。

    “牛市来了,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凶猛,如今每天都有一百多个股涨停,百分之六十的板块走阳线,大盘看起来远没有触顶,以后或许能突破四千点。我觉得咱们应该把资金收拢,用在该用的地方,把利润最大化。毕竟牛市不会太长的。”李林峰说出自己的看法。

    股市在外国是投资,在国内叫炒股,通俗说:投机!

    管你市场健康不健康,畸形不畸形,我只管捞钱就好。国内股市有个心照不宣的“功能”,资本市场的重新洗牌,由那只看不见的大手亲自推动。

    “就当做长线。”苏钰很淡定:“你是这行的老人,应该知道“黑驴科技”融资十个亿,却迟迟不拉涨,代表着什么。”

    李林峰苦笑道:“但类似打眼事件屡见不鲜。股市是博弈场,永远不存在壹加壹等于二的可能。咱们不能低估别人的智商。”

    “这还要你教?”苏钰瞥他一眼,“公司资金不敢说源源不断,但起码充裕,我再拨你两百万,这份项目你退出。”

    “别别别,还是我跟吧,我只是发表一样自己的看法。”李林峰苦笑不已,一言不合就翻脸,女人啊。

    苏钰便说:“你先出去。”

    李林峰依言退走。

    关门前,他发现总裁的鼠标垫空空如也,鼠标不见了。

    办公室重新安静,苏钰俯身捡起脚下的鼠标残骸,丢进垃圾桶。从抽屉里取出备用鼠标换上。

    如果有人站在她身边,就能看到电脑屏幕显示着某款游戏,画面定格,两个鲜红的“失败”触目惊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