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这年没法过了(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先不管她到底有没有男朋友,”老爷子摆摆手,吓的秦泽以为又要挨揍。

    “子衿呢?你和子衿发展到什么关系了。”老爷子烦躁的语气。

    “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秦泽用含蓄的语言概括自己和子衿姐的关系。

    “没那个?”老爷子一愣。

    秦泽点头。

    厨房里暂时安静下来,老爷子皱眉沉思,秦妈也在沉思,秦泽则是战战兢兢的。

    不知道头皮要削到什么时候,稳住,我一定能熬过去。

    “你打算怎么做?”老爷子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把问题抛回给儿子。

    “我也不知道。”秦泽抓抓头。

    许是从儿子眼中看到了困惑和失落,老爷子没削他,从一个父亲的角度,为儿子分析:“你和人家发生关系,只要人家姑娘没说让你滚,该负责的就要负责,苏钰是好姑娘。当然,爸也不迂腐,如果你更喜欢王子衿,你就跟苏钰谈一谈,好聚好散。反之,则和子衿谈一谈,趁早分手。”

    秦泽低着头,耸拉着脑袋,像一条迷失在野外的小狗,孤零零的,显得很凄凉。

    老爷子莫名的心软了,这是他家的咸鱼,他的儿子,或许做错了事,可当父亲的,不该只是严肃的训斥和惩罚,更应该为他指点迷津,父亲的角色,就是孩子人生道路上的标杆,是漂泊船只的灯塔。

    我应该更有耐心和细心,帮助他,劝解他,用温柔的父爱指点他。

    老爷子叹道:“有什么想法和困扰就说出来,爸比你多几十年的人生经验,想来可以帮你。”

    只听秦泽纠结的声音说:

    “就不能两个都要吗?爸有这方面的经验吗?”

    老爷子:“”

    秦妈:“”

    老爷子顿时看向秦妈,秦妈呵一声:“你有这方面的经验吗?”

    细心?耐心?

    呵呵,这样的儿子还是打死吧。

    老爷子沉声道:“受死吧小赤佬。”

    他撩起毛衣下摆,刷一下抽出了皮带。

    “哎呦,我的亲爹。”秦泽连忙拽住皮带:“您还是削我头皮吧,我头铁,不怕。”

    皮带抽起来,可比鸡毛掸子给力多了,他挨不住。

    好绝望,新的一年,刚开始,就挨了一顿暴揍,感觉今年我会完蛋。

    这又不是本命年,怎么就那么倒霉。

    “放手!”

    “不放手!”

    “放手,不然打死你。”

    “不放,打死也不放!”

    父子俩拉扯皮带,谁都不敢松手。

    看着这一幕,秦妈叹口气,儿子长大了,不是以前挨打不敢还手的孩子了,看到儿子长大成人,越来越有独立自主的人格,真好。

    秦妈欣慰的想着,默默打开了第二个壁柜,里面放着一根好多年没用的擀面杖。

    由于她背对着秦泽,秦泽没看到老妈的动作,不然幼小的心灵要碎一地。

    老爷子看见了,眼睛一亮,果断操起擀面杖,恶狠狠道:“哈哈,小赤佬,受屎吧。”

    秦泽:“”

    “你敢躲,我现在就把纸巾和苏钰叫进来。”

    秦泽:“”

    “站好了,挺直腰。”

    秦泽:“”

    老爷子用擀面杖教小赤佬做人,训斥道:“是不是觉得自己赚了点钱,膨胀了?你再大也是我儿子,我从小教育你?不管贫富贵贱,做人最基本的操守和底线,要零容忍的坚守。两个都想要?呵呵呵,秦泽啊秦泽,我怎么会生出像你这么有出息的儿子,要不你用钱给我砸出一个奉旨成婚?”

    奉旨成婚,古代是一妻多妾制,但如果能得到皇帝的赐婚,就能娶两个妻子。

    老爷子实力嘲讽,啧啧!

    五分钟后,吃瓜秦妈出手,拉住老公的手,怒道:“有话好好说,打什么,把孩子打坏了,你赔我一个?”

    秦泽泪流满面:亲妈诶,您这句话能说早点吗?您不是警察,却把警察爱迟到的臭毛病给学会了。

    晚上七点半,秦泽协助秦妈做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还有一大盆饺子,香气从厨房传到客厅,姐姐们馋的直流口水。

    秦泽捧出最后一道菜,苏钰、秦宝宝、王子衿排排坐,三双眼睛亮晶晶的放光芒。

    “吃饭吃饭!”老爷子大手一挥。

    他坐在首坐,左边是三个姐姐们,右边是秦泽和秦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