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老爷子的日记(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秦泽写日记的习惯,是老爷子培养出来的,小时候上学,老师嚷嚷着:日记日记天天记,一天不记就忘记。

    然后把写日记当成家庭作业,要求每个小学生回家写一篇日记。

    至于写日记的好处,为什么要写日记,秦泽不知道,也不懂。后来,老爷子说:“子曰:吾日三省吾身!这就是日记的用途。”

    那会儿秦泽还小,眨巴着天真的眼睛:“没听懂。”

    老爷子把文青病收了收,语重心长说:“把每天的事情记录在日记本上,不是单纯的记录事情,而是要写上自己的感悟、总结、自省,把喜怒哀乐附于笔端。”

    秦泽弱弱道:“粑粑,还是没懂。”

    老爷子叹道:“你要有宝宝一半聪明,我做梦都笑醒了。”

    秦泽没见过老爷子的日记本,但既然他这么教导身为儿子的自己,同理,老爷子应该也有写日记的习惯。

    没错,我就是来偷看老头日记本的。

    当年的事情,我要弄明白,但这种事肯定不能问出口,不能直接摊牌,所以偷看老头日记本是最好的选择。

    老爷子是文化人,骨子里有种文青病,他很喜欢保存各种书籍,日记这种东西,他肯定会保存着。

    当然,如果秦泽所料不差,老头估计是不知道的。不过,自己可以通过蛛丝马迹窥探一二。

    秦泽在书房里翻箱倒柜,书架和保险柜都没放过,可他没能找到日记本,嘶~老头子藏东西的本事很一流嘛。难道书房里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暗格?

    秦泽把墙上挂着的秦妈手工绣的山水画给掀起来,墙壁很结实,没机关暗格。

    这时候,就考验强悍的记忆力了。

    电视里都这么演的,反派子女发现父亲秘密的时候,在书房里苦苦寻找“证据”,但一无所获,正焦虑难当之时,就会有神奇的灵光一闪,想起幼时的某些事,接下来恍然大悟,发现父亲的秘密。

    一无所获。

    电视的剧情果然不靠谱,人的记忆力,也是不靠谱,他小时候最怕的两件事:老爸大法器支配的恐惧;关上书房面壁思过的耻辱。

    记忆里,除了这面墙,其他的好像没什么印象了。

    这时,秦泽拿起书桌右上角的蓝皮书,翻开一看:2017年12月15日星期五天气晴

    “”秦泽肝好痛。

    我费尽心思找了老半天,原来你就安安静静躺在桌上?

    请问你做为日记本的尊严哪里去了。

    老爷子心真大,日记本就这么搁在书桌上?

    看日期,这篇日记是昨天写的,显然没有任何参考价值,不过秦泽还是忍不住翻阅起来。

    偷看老爸的日记本,贼刺激的,不比亲姐姐的刺激差。

    “最近股市波动幅度有点大,退场的杠杆资金很多,入场的也不少,这是个定时炸弹。今天小岚问我股市收益如何,我说很好,其实这几天亏了好几万。但是不能说,儿子天天赚,做老子的亏这么多,说出去没面子,改天找他要股”

    这个“改天找他要股”就很骚了。

    老爷子的日记出乎意料的有趣,把他骚骚的内心都吐露出来,秦泽忍住了继续翻看的欲望,办正事要紧,万一老爷子从外头进来,给撞见了,就算姐姐嘤嘤嘤的求情,感觉也难逃毒打。

    这本日记是他今年和去年的,二十几年前的笔记本不知道还有没有。

    还好,居然真有。

    蓝皮日记本放在一个书匣上,就是那种四大名著精装版类似的书匣。

    里面放了几把本日记本,薄厚不一,书皮有黑色,有紫色,有白色有的新,有的旧。

    秦泽从底下抽出一本泛黄的日记本,尽管老爷子细心保管着,但岁月在它身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皮面褪色泛黄,稍一用力就能把它撕成碎片。

    翻开日记本看了看,不对,第一页的时间写着:1999年,那时候别说秦宝宝,秦泽都两三岁了。

    换一本,翻开看,第一页时间写着:1992年,2月3号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今天我遇见了一位姑娘,她没有结着愁怨,她说话的声音轻轻的,眼儿是柔和的,丁香般散发清新气息,我喜欢上她了,下一次见面,我要在把这首诗送给她,我要等在工厂的门口。”

    2月20号

    “第一次约她出来玩,我骑着自行车,带她佯躺在初春的日光中,我有点冷,鼻涕都流出来了。路边的广播里唱着歌儿,感谢这个可以自由恋爱的新时代,感谢***。”

    秦泽脑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