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血色庄园(16)(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89章 血色庄园(16)

    “出事了?”

    叶燃下意识抓紧她的手问。

    他浑身都在沸腾,对于热爱别人绝望和恐惧的叶燃来说,他不敢让宁昭昭知道自己这时候其实是很兴奋的,只能严肃地皱着眉头,拼命掩饰自己身体里对于鲜血的渴望。

    仓库以外的地方不断响起惨叫,有人求救,有人尖叫,外面乱糟糟的声音让人不自觉涌起恐惧。

    宁昭昭拉着叶燃跑出仓库,看见走廊里有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在地上艰难地爬动,一边哭一边求人救她。

    是个女孩,身上穿着佣人服,看不见伤口在哪儿,但是身下不断有鲜血淌出,让人不忍直视。

    “你……”叶燃声音激动到发抖,可一想到宁昭昭还在旁边,他马上换上一副严肃又关心的表情蹲下来扶住女孩的肩膀,“你怎么会这样?”

    “有人杀人,快报警,求求你们快报警啊!”

    女孩激动地扯住叶燃的裤腿,哭得梨花带雨,一路爬来的地方全都是血迹。

    宁昭昭什么都没说,只是看了叶燃一眼,他觉得那眼神里好像包含着太多讯息,自以为是地加工了一番,以为是宁昭昭想他帮忙,立刻把女孩拖进就近的房间,用床单摁住她肚子上的伤口,还附送特别温柔的安慰。

    恐惧到极点的女孩不断哭泣,扯住叶燃的衣服不想他离开。

    他就像救世主一样站起身,安慰她自己必须要去救其他人,哭到颤抖的女孩才弱弱地松开了手。

    走出去之前,叶燃把女孩放在门边,等他们一离开就把门锁起来。

    拧上门锁,女孩带着哭声的声音从门缝里颤抖着传来:“谢谢你,谢谢你。”

    心口仿佛被什么重重地撞了一下,让叶燃不自觉有点烦躁,之前对于血腥的兴奋感也瞬间减弱了很多。

    他把手里的血在地毯上抹了两把,什么话都没说,跟在宁昭昭的身后往大厅走去。

    喊叫声几乎都是从那边传来的。

    想到雷欧的呼叫声是从二楼传来的,宁昭昭带着叶燃赶到他的房间,之前雷欧最喜欢的自画像已经被丢在地上踩得破破烂烂,墙上是一道暗门,他正试着把暗门打开。

    “雷欧!”

    宁昭昭的声音吓得他一抖,浑身是血的男人难以置信地转过头看她,当即流下眼泪。

    “昭昭,你怎么又回来了!”

    雷欧·弗尔森惊慌地摇头,把暗道打开催促,“走,我们快走,这里可以离开别墅。”

    “雷欧·弗尔森!”

    楼下响起大喊,声音戏谑兴奋,“我数10个数,要是你不出现,我就杀光别墅里的人。”

    眼前的暗道通向生的希望,雷欧·弗尔森只需要进去,就能逃离别墅的危机。

    可楼下的呼喊让他很矛盾,站在暗门前,握成拳头的手不住地发抖。

    “我可不会让他们舒服地死……”楼下的人似乎很了解雷欧·弗尔森,每一句话都戳在他的软肋上,不慌不忙地放话,压根没想过来抓人,“我会让他们受尽折磨,体会到什么是绝望和痛苦后,怀着对你的怨恨咽下最后一口气!因为,是你的逃跑害死了他们!”

    “昭昭,我……我应该下去吗?”

    雷欧·弗尔森低着头,声音很轻,不知道是在问她还是问自己。

    “无论你怎么选择,我都会陪着你。”

    宁昭昭微笑着把决定权交回他的手里。

    叶燃歪着头好奇地打量着雷欧·弗尔森,人类真是好奇怪啊!

    明明进暗道就能活,还有什么可考虑的?

    人不都是怕死的吗?

    雷欧·弗尔森反反复复地碾磨着鞋底,来来回回好几次小动作都暴露着他的矛盾。

    漂亮的碧蓝色眼眸里充满恐惧和矛盾,可即使不安成这样,他的脚始终没有踏入过那个通往“生”的通道。

    手被紧紧攥成了拳头,雷欧·弗尔森咬着唇,生生咬出了血,却像是一丝未觉,依旧反复啃咬着伤处。

    最后他拳头握紧,咬牙冲往门边,临出去时,语气果决低吼:“昭昭,你先走,我……我必须回去,他们的目标是我,别墅里的人是无辜的。”

    看着跑远的男人,叶燃摊手:“人类的想法好奇怪呀,既然他想死,我们是不是可以去玩了?”

    “要玩的地方在楼下哦,”宁昭昭坏坏地笑着,“小叶子你想怎么玩都行,我们也快跟上吧!”

    大厅里没有开灯,路灯的光线投入别墅里,可以看清眼前发生的一切。

    两个穿着黑衣的人,手里拿着电锯、斧头、撬棍等凶器,追着在地上爬的人下狠手。

    别墅的门窗被他们用链条锁上,门把手和门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血手印。

    雷欧·弗尔森无处可逃,为了救别墅里的人,他必须束手就擒。

    身形高大的男人将他踹倒在地,雷欧·弗尔森在血泊里滚了一圈,又被他扯着头发提起来:“可恶,本来可以顺利搞定的,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求救,他们也不会听到,也不用死的,他们的死都是因为你!”

    唯有脸稍微干净一点,雷欧·弗尔森没有一点力气,双眸蒙着绝望,嘴里不住地喃喃:“别伤害他们,别伤害他们,求求你们了,你们想要什么我都会答应,我都会答应!”

    “你以为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黑衣人冷笑,“你只能配合我们,至于这些人……他们知道了真相,就必须死!”

    “为什么?

    明明不用伤害他们,为什么?”

    雷欧·弗尔森漂亮的眼睛已经没有光彩,像一层蒙着雾气的玻璃,木然地看向前方,视线没了焦点。

    “如果你被绑的事情没有被撞破,就不会有现在的一切,”男人凑近,贴在雷欧·弗尔森耳边道,“计划已经被打乱了,我们也只能这么做。

    部署了这么久的计划被破坏,唯一值得开心的事大概就是以鲜血狂欢方式结束,欣赏活人的绝望和血腥,真是太令人兴奋了!”

    不远处,宁昭昭和叶燃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即使他们还戴着口罩,可叶燃早就扫描出他们的身份,宁昭昭更是早就猜到了真相。

    “小叶子,他模仿你的爱好,”宁昭昭撇撇嘴,“他抢你的台词,还模仿你,而且模仿得这么拙劣!连陷阱都不会做,只知道大开杀戒,一点创新都没有,还好意思这么拽,好碍眼哦。”

    叶燃眼睛微眯,牙关暗咬:“我也觉得。”

    “对了,那个……”指了指雷欧·弗尔森,宁昭昭强调,“他和穿着佣人服的都是我们的任务目标,必须活着。”

    “也就是说,只需要杀掉那两个穿黑衣服的就行了?”

    叶燃更加简洁扼要地抓准目标。

    仔细想了下,宁昭昭点点头:“小叶子真聪明!”

    “是必须要直接击毙,还是可以……好好玩玩呢?”

    掰动手指,关节处发出机械的“咔咔”声,宁昭昭清楚感觉到他的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戾气和杀气,默默为那两个家伙默哀。

    地上很多人都受了伤,但宁昭昭大致观察了一下,保证别墅存活12人是没问题的。

    剩下的,就是怎么对付那两个家伙。

    “随你喜欢。”

    她的回答让叶燃兴奋。

    让叶燃这样的杀人狂去对付那雌雄档的绝命杀人狂,简直就是绝妙安排!

    宁昭昭暗暗握了握拳头,比叶燃还激动:“冲啊!”

    话落,叶燃速度飞快,像闪电一样就到了那两人跟前,将雷欧·弗尔森夺了下来。

    快速扫描过他的身体,确定雷欧·弗尔森没有受到重伤,他把人放在地上一滑,送出自己即将大开杀戒的范围。

    “还有来送死的!”

    黑衣男人咬牙,手里的电锯直接削向叶燃的脖子。

    叶燃直挺挺地站立着,冰冷一笑,抬手直接挡住男人的手腕,看似不起眼的力量,瞬间遏制了强势的攻击。

    黑衣男没想到会这样,一愣,戴在脸上的口罩已经被扯了下来露出和雷欧·弗尔森一模一样的脸。

    他是布鲁诺。

    另外一个人不言而喻,是杰莉,假的内莉·诺克斯。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叶燃看着身体毫无伤口和残缺的是布鲁诺和杰莉,开心惊讶地像个小孩子,“原来真的可以穿越啊!太好玩了!”

    布鲁诺的脸上没有诧异,脸色一暗,使劲压动手里的电锯想削掉叶燃的脑袋。

    旁边的杰莉本来揪着一个中年女人,刀已经架到了她的脖子上,准备割喉放血。

    可她看见向来杀人得心应手的布鲁诺居然手肘发抖,被叶燃轻轻一别就使不上力了,明显是遇到了对手。

    杰莉把人一丢,举着刀就侧捅向叶燃的腰子。

    “哐!”

    一条黑色的鞭子重重将她手里的东西打飞。

    叶燃低头看了一眼,无奈地冲宁昭昭撇嘴:“我可以的,昭昭你不用帮我。”

    “我都让你一个人玩了,我偶尔加入一下还不行呀?”

    宁昭昭也是一脸委屈,手臂护着侧躺在地上昏迷过去的雷欧·弗尔森,把尾巴飞快收起来。

    “当然可以,”怕她不开心,叶燃马上改口,手掌忽然张开,掐住布鲁诺的手腕狠狠一拧,在惨叫声中绽放开好看的笑颜,“只要昭昭开心,我什么事都听你的。”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