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报应不爽(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个吻怎么够呢,小师弟。

    夏青愣愣对上他的眼眸,殷红色,流光深冷,像是是血与泪凝固到最后的色泽,深如大海,包容一切疯狂爱恨。

    楼观雪衣袖往下落了几分,露出了一根红绳,在冷白劲瘦的腕上显得格外刺目。那条当初困住他的红绳,如今被楼观雪带了十年……

    夏青一瞬间难过得话都说不出了。他修的是太上忘情道,对情爱懵懵懂懂,可并不代表他察觉不到楼观雪的喜怒哀乐。

    太上忘情第二式是众生悲喜,他看遍分分合合,怎么会迟钝。所以楼观雪,十年里都以为他是在拿命威胁他放过天下。

    太讽刺了……

    夏青张了下嘴,眼中满是哀伤,愣了很久才开口说。

    “不是的,救下他们,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他已经把城门推开了,鲛族根本困不住那些修士。

    “当年……”夏青解释说:“我不是为了天下牺牲的。珠玑将我的魂魄带过来和你绑在一起,你成神的时候,就注定了我要魂飞魄散。”

    夏青极少剖析自己去表露自己的情绪,于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慢很艰难,可还是耐心道。

    “我从来没想过用自己威胁你。”

    “我只是怕你痛,也不想这恩怨轮回不止。”

    楼观雪垂眸,暗红的眼睛死死盯着他。流光飞羽里,银发的神明神情如霜,眼眸晦暗,唯独用力到发颤的手泄漏情绪。

    “不过,还是谢谢你放过苍生,放过那些无辜的人。”夏青说完,勾起唇角笑了下。这一刻,早在之前就累积的疲惫在大喜大悲后蔓延四肢百骸,他感觉眼前一阵黑一阵白,意识涣散。稍稍冷静,夏青深呼口气,几乎是怀着破釜沉舟的勇气,踮起脚吻上他冰冷的眼睫,吻上那颗痣。

    “楼观雪,我这不是以身饲魔。你可以当做,我在以身相许。”

    东洲,惊鸿殿。

    这是十六州里最靠近通天海的地方,每晚都能听到潮汐起伏的声音。月色灯光漫过长殿,玉石地面光可鉴人。

    少年圣者的衣袍曳在地上,乌黑的头发扎成一个辫子垂落胸前。

    他手里拿着一片叶子,独对孤海,吹着熟悉又陌生的曲子。

    这时,一位青色宫群的鲛裙少女走了进来,毕恭毕敬道:“圣者,上清派扶光仙子求见。”

    “扶光仙子?”

    灵犀愣了下,缓慢点头,从台阶上跳下来。

    惊鸿殿外的长廊上挂满了一盏又一盏的灵薇花灯,堆成一片漫漫无际的灯海,就像当初每年惊蛰通天海上的盛况。

    他十年前觉醒成纯鲛,拥有了最纯粹的血液,也拥有了最强大的力量,被奉为圣者。可除了日日夜夜呆在惊鸿殿虔诚地供奉神明,他什么都做不了。

    “薛姐姐……”

    灵犀走到回廊尽头,看到了檐下正在伸手摆弄贝壳的薛扶光。她年复一年越发消瘦,如今跟枯木一样。灰发暗淡,颧骨突出,修真者到她这个境界应该不老不死容颜永驻,可她却像是开败的花,转眼凋零在岁月里。

    灵犀小时候不敢直视她的眼睛,现在同样。

    薛扶光的眼睛很深,瞳孔比常人稍稍大一圈,凝视人时总有种古怪诡异的凉。

    薛扶光点了下头,声音很轻,开口问道:“灵犀,我听说你们找到了阿难剑,是吗?”

    灵犀瑟缩了下脖子,开口:“嗯。”说完,他有些害怕往旁边看了看,说:“薛姐姐,你是偷偷进来的吗?东洲不少鲛人对人族都深恶痛绝,你小心些,要不……等下我送你出去吧。”

    薛扶光笑了下,平静说:“没关系。我要是想出东洲,没人拦得住我。”

    灵犀小声:“哦。”

    薛扶光道:“阿难剑在哪?”

    灵犀如实回答:“在密室。”

    薛扶光:“带我去。”

    灵犀紧张起来,面露犹豫之色。

    薛扶光看出他的犹豫,解释说:“灵犀,阿难剑本来就是我小师弟的剑。”

    灵犀眨着眼,颇为惊讶:“啊?你的小师弟?”

    薛扶光点头,声音沙哑说:“对,但他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了。”说完,她抬袖捂住嘴,剧烈地咳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