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崩析(三)(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娘,你在说什么?”温皎不明所以,睁大眼睛。可是他根本没心思去理解珠玑的话,一想到那群人马上会屁滚尿流跪在他面前求他原谅,他就兴奋浑身颤动,一路走来的所有委屈愤懑充斥胸膛。

    温皎一下子紧紧抓住珠玑的袖子,激动地说:“娘,你快去为我报仇!替我杀了那群人!我要他们下地狱!他们都欺负我!”

    温皎越说越委屈:“他们都欺负我!我要他们生不如死!”

    小火焰听到这话马上凑过去,奶声奶气安慰他:“小主人不气不气!欺负你的人都会下地狱遭报应的!你可是主角呢!”

    温皎懒得搭理这个说话他都听不懂的玩意儿,只看着珠玑,眼眸清澈干净只剩恶毒。

    珠玑静静看他,笑着说:“好呀。”

    ——小主人又不理它。

    小火焰几次三番在温皎这里热脸贴冷屁股,也萎了,抖了抖身躯飘到了珠玑身边。

    珠玑并没有失去力量,在陵墓里弄死几个人间修士轻而易举。

    她心情很好,温柔地牵起温皎的手,往外走,似乎是在回忆往事,笑说:“皎皎,还记得第一次来梁国皇陵的时候吗。”

    “当年你那么小,是我牵着你的手,一步一步带着你从门口走到这里的。我要你把路记下,你记不住我就重新带你走,走了一遍又一遍,然后你一直在哭。”

    温皎怎么可能记不住这事,他委屈地扁扁嘴,语气藏不住怨恨:“对,那天我走了好多遍,脚都快起泡了。娘,你明知道我记性不好,不喜欢记东西。你怎么还逼着我做这个呢!”

    珠玑轻声说:“因为啊,若是你连这都记不住,也就没出生的意义了。”

    温皎满脑子都是报仇,疑惑:“娘,你怎么又在说我听不懂的话啊。”

    珠玑微笑,没再理他。

    一岁的小火焰却是因为主人这句话一下子身体僵住,就连沸腾的恋爱脑都被冷水浇下,苗都不飘了。

    什么叫……没出生的意义?

    陵墓暗道中,两岸接连不断的人鱼烛长明。

    珠玑笑:“好,我们不提这个。你在楚国皇宫受委屈了吗?”

    温皎眼眶一红:“受了。娘,你都不知道我在里面过的有多苦。”

    珠玑道:“傅长生他没有保护你吗?”

    温皎想到傅长生就是一肚子气,他赤红着眼,咬牙切齿:“没有!傅长生那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入了宫后根本没有管过我!他被一个青楼出来的婊子迷了神智,抛下我走了!”温皎突然想起夏青也进来了,也在这陵墓,愣了愣后压抑不住大笑起来,眼中瞬间迸发出极为纯粹癫狂的光亮来,手指紧紧拽着珠玑的衣袖:“对了,娘!那个婊子也进来了!娘,你要为我报仇!你慢慢折磨他好不好,最好把他折磨的生不如死!”

    小火苗整团火都傻了——小主人说什么?婊、婊子?傻白甜主角受怎么可以说这个词呢。

    但它很快又安慰自己,可能小主人是在楚国皇宫受了太大的刺激现在有些神志不清吧。

    小主人好可怜哦。情有可原,情有可原。

    珠玑一眼就能看出他在说谎,傅长生怎么可能对他不闻不问呢,但还是勾唇,妩媚地笑说:“好啊,我不光帮你报复那个人,还帮你报复傅长生。”

    温皎眼睛放光:“太好了,娘,你要怎么报复傅长生。”

    珠玑道:“还没想好,不过肯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嗯。”

    珠玑所过之处,挂在墙壁上的烛灯依次亮起,把白骨道照了个清晰。

    黑色的衣裙拂过皑皑如雪的骷髅,像是在废墟荒骨上开出的一朵黑色的嗜血的花。

    “娘,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看那群人怎么痛苦绝望。”

    她是鲛族圣女,百年之前最接近神的存在,区区一个心魔幻障自然拦不住她。

    温皎真的如愿了,他以一个高高在上的身份,旁观了一群修士内心深处最压抑最深刻的仇恨爱恨、恐惧遗憾,并以此为乐,格外享受那些人在崩溃时见到他的表情。

    他们丑态百出,狼狈不堪,哭着嚷着求他原谅,脸上都是悔色。

    温皎要的就是他们后悔,他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爽,神色兴奋到扭曲:“娘,快带我去找那个贱人。”

    小火苗郁闷地闪了闪,安安静静在旁边看着,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小主人了。

    它飘在珠玑后面,不由又想到自己以前还藏在珠子里时,见到的梁国皇宫的种种。

    那时的小主人还是无忧无虑的九皇子,千娇百宠,随心所欲。

    小主人娇横脾气大,心情不好可能会为一件很小的事处死宫女,但心情好就会去宫外帮助很多贫苦的人,搏来一个“宽容仁善”的好名声。

    就像章台殿的夜晚,主人俯身扶花,笑吟吟对大将军说过的话。

    “有人讨厌就有人喜欢。好比有人爱花,有人爱草,任何人都值得被爱。情爱这种东西,最不般配反而最般配。我相信皎皎那么可爱,总会有人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你说对吗傅将军?”

    皎皎那么可爱,会有无数人为他付出一切的。

    小火苗对这句话深以为然。

    小主人样貌出众、生而高贵,虽然自私恶毒杀了很多人,可就是有很多人愿意宠着爱着,纵容着他的一切坏。

    任由别人恨得牙痒痒也没办法。

    谁让,这是上天的馈赠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