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入夜(三)(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晚的时候,上京城外下起了雨。

    这里以前经历过一场大屠杀,泛在大地上的水雾似乎都带着潮湿血色。

    夏青身体不舒服,干脆就懒得出门了,一个人点着盏灯,病恹恹趴在窗边往外看。

    上京毕竟曾是一国之都,繁华不减当年,楼阁间灯火明明灭灭,雨雾迷离。

    楼观雪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少年被烛火勾勒出的温柔侧影,安静到骨子里,几乎是一眼,便平息了他自外回来,翻涌在灵魂深处的血腥疯狂。

    街上没什么人,夏青有一搭没一搭数着从屋檐角落下的水珠,其中有一滴被风一吹,歪歪斜斜打到了他眼睛里。他吓了一跳,嘀咕一声赶紧手忙脚乱捂住眼睛,抬手的时候衣袖落下,露出细得仿佛不堪一折的腕。

    楼观雪移开视线,顺带关上了门。

    夏青听到声音,一下子转过身来,惊讶问道:“你回来了?”

    楼观雪“嗯”了声。

    夏青看他从雨中回来,衣服头发居然都没湿,心中大惊。他好奇什么也就直接问了出来:“我记得你没带伞啊,为什么看起来一点不像淋过雨的样子。”他上次淋了雨直接一病三天!

    楼观雪衣袍掠过地,坐到他对面,随意道:“一天没见,你就想问我这个?”

    夏青:“当然不是。”他愣了愣,直言开口:“村子被烧完后,灵犀怎么样了。”

    楼观雪:“放心,薛扶光很快会接走他的。”

    夏青暗自舒了口气,才重新把目光放到他身上,问道:“你去干什么了,居然花了那么长的时间。还有你让小二盯着我喝下去的是什么东西,真的难喝——你不会给我下了毒吧?”

    楼观雪轻笑:“是啊,真聪明,这都被你猜到了。”

    夏青扯了下嘴角:“说人话。”

    楼观雪看他一眼,漫不经心笑道:“你都怀疑我下毒了还喝?”

    夏青一噎,认真道:“我猜你就算下毒,应该也不是什么要命的毒吧。毕竟你要害我不需要那么麻烦。”

    楼观雪安静看着他很久,随后极低地笑了两声,懒懒道:“确实不要命。那你要不要再猜猜是什么毒?”

    这还猜个什么啊,楼观雪这态度明摆着耍他呢。

    看来没下毒,应该是药,不过什么药味道那么奇怪啊,绝对有古怪。

    但夏青也不想追问下去了,转移话题,讪讪道:“哦,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楼观雪没接他的话,手指闲闲点了下桌子:“你自己挑起的话题,答不出来就想敷衍过去?”

    夏青:“……”

    楼观雪眼眸漆黑,落在他脸上,淡淡道:“夏青,如果这世上有治口是心非的毒,我一定每天逼着你喝。”

    夏青抓头发,气急败坏说:“我这怎么就是口是心非了?!我珍惜我的命,合理怀疑还不行?”

    楼观雪轻描淡写道:“你要是真的惜命,根本就不会喝了。”

    他抬眸问道:“承认相信我就那么难?”

    “……”

    夏青决定再也不去招惹楼观雪了。

    楼观雪根本就不是能招惹的!!

    要么就懒得搭理,要么就句句逼得人溃不成军。

    “不难不难。我错了,我再也不怀疑你了。”

    他真的觉得楼观雪那句“承认相信我就那么难”其实有另一种意思,只是他把词换成“相信”,更让他容易接受。

    夏青心慌意乱道:“好了,现在可以说说你这一天干什么去了吧。”

    楼观雪收回视线,神色冷淡,垂下眸平静道:“我去打听了下梁国皇陵的消息。”

    顿了顿,他顺便回答了另一个问题:“你白天喝的是我的血。”

    夏青身体僵硬,思绪彻底被后一句话震住:“你的血?!”

    楼观雪:“嗯。”

    夏青人傻了,难以置信轻声问:“我喝的是你的血?为什么?”

    楼观雪淡淡道:“你现在只有魂魄没有身体,贸然使出阿难剑,只会伤及神魂。”

    夏青愣住:“那……你的血可以帮我治疗神魂上的伤?”

    楼观雪似乎懒得在这上面多说什么:“嗯。”

    夏青继续呆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却已经不听使唤快速抓住了楼观雪的手。

    楼观雪稍愣,他极其厌恶他人的触碰,皱了下眉可也没挣开。

    夏青低下头,果不其然看到楼观雪手腕上有一条疤痕。

    很随意的一划,却深得触目惊心。楼观雪对谁都狠,对自己也不例外。

    所以那一碗都是他的血?

    夏青心神俱颤,手指轻轻摸过那条疤,只觉得心里堵得慌,他从未体验过这样茫然奇怪的心情,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夏青慌手慌脚,低声说:“我去给你清理下伤口。”

    楼观雪抽回手:“不用,它自己会好。”

    夏青紧抿着唇,沉默了半天,才讷讷道:“谢谢。但我其实也没伤的多严重,呆上两天应该自己就会好,你没必要这样。”

    楼观雪微笑:“你真的觉得呆两天就会好?”

    夏青泄气不说话了。

    呆两天肯定好不了,毕竟现在他身体都还在隐隐作痛,细细密密跟针扎一样。

    夏青有气无力:“那我明天去看看大夫。”

    楼观雪似笑非笑,评价说:“你是真的不了解阿难剑。”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