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入夜(一)(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么众生悲喜之后呢?”

    蓬莱雾远,长风辽阔。

    海浪一阵一阵撞击着礁石,扬起碎沫如珠。

    老人拖着调子说:“之后就不是我能教你的了。”

    “为什么?”

    “因为太上忘情的第三式,得靠你自己参悟。”

    少年嚼着糖,疑惑:“我自己?”

    “对。”老人在钓鱼:“那是你的聂聂。”

    少年差点被口水呛着:“……聂聂?什么玩意啊还叠字,恶不恶心。”

    老人瞥他一眼:“你自己说的词,你不知道意思?”

    少年终于反应过来,恼羞成怒:“就这么一件小时候的破事,你们到底还要笑多久啊。”

    老人哼哼两声:“想笑多久笑多久。”

    夏青醒来的时候,还是觉得不舒服。

    灵魂犹如烈焰灼烧,可血液又是僵冷的。冰火两重天之下他大脑一片空白,盯着前方发了很久的呆。

    这是一间客栈,干净明亮,陈设富贵。

    外面吵吵闹闹,估计地处繁华之所。

    宋归尘从通天海带回来的只有阿难剑的剑魂,实体不知所踪,现今阿难剑魂汇入他掌心脉络里,短暂沉睡。

    夏青缓了缓痛苦,垂眸看着自己的掌心,每一条纹路之下都有寒光渗进血液里。他是没想到,恢复力量要经历这样神魂撕裂般的痛苦,而且后遗症非常严重,估计得休息半个月以上。

    村子最后毁在一场大火中,士兵都死了,村民都死了。

    他出剑,却谁也没保住。

    夏青现在大脑混沌,只能想一些很简单的事,比如楼观雪那一句“还喜欢看热闹吗?”

    ——所以楼观雪是知道的,知道从士兵拿着刀剑闯进村开始,结局就只会是鱼死网破。

    那一整个村子都是无牵无挂的漂泊之人,极度的仇恨愤怒之下妖化是必然的。

    穷途末路,同归于尽。

    可是他为什么知道?

    楼观雪说神在苏醒,神又在哪里。

    灵犀呢?

    灵犀没有妖化,他怎么办。

    薛扶光回来见到一切,又会是怎样心情。

    他太阳穴传来尖锐的痛,夏青痛苦地弯下身去。

    他继承了修为,却还是没有恢复记忆。

    这么死去活来痛了一回后,夏青擦掉嘴边的血,幽幽吐口气,疲惫地闭上眼。

    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他自身难保,跟着楼观雪亡命天涯,处处杀机……

    或许薛扶光提前回来能带走灵犀。

    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小二过来给他送吃的。夏青浑身上下都在痛,却还是打算先吃点东西,下床喝了口汤,他发现小二呆在旁边一直没走,疑惑问道:“你们客栈难道还有守着客人吃完才能走的规矩?”

    小二摇头:“不是。这是和您在一起那位公子交代的,说要守着您吃完。”

    夏青:“?”

    等吃到后面夏青知道原因了。

    有一碗汤苦的他想吐,只是他碍于面子不愿在陌生人面前捏着脖子喷出来,默默咽了回去。

    夏青喝完立刻给自己灌了一壶水,怀疑楼观雪给他下了毒。

    小二开始收拾桌面。

    夏青左顾右看,问道:“他人呢,你知道去哪儿了吗?”

    小二说:“那位公子应该是打探消息去了。”

    夏青一脸懵逼:“打探消息?”

    小二一笑,说道:“嗯,我看二位的气度,应该都是修士吧,现在天下修士来上京,不都是为梁国皇陵的事吗?您的同伴应该就是去探听皇陵的消息去了。”

    “梁国皇陵?”

    夏青更懵了。

    他前段时间都呆在与世隔绝的村庄,消息封闭,根本不知道这半月外面都出了什么事。修士在陵光他能理解,可是在上京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说说?”

    小二道见他神情迷茫,是真不知,才小心翼翼道:“公子可知陵光灯宴上琉璃塔崩毁一事?”

    夏青:“……知道。”

    不仅知道,他还和始作俑者站在一座断桥上目睹了一切。

    小二说:“琉璃塔崩,摄政王死,陛下下落不明。如今浮屠塔内大妖蠢蠢欲动,民间各地鲛人又开始疯魔,变成妖怪害人,可谓是天下大乱。好在大祭司说一切的源头都是浮屠塔内大妖作乱,将大妖彻底诛灭,天下就能恢复太平。”

    夏青:“可这跟上京又有什么关系?”

    小二收好盘子擦桌子道:“因为完成伏妖大阵有一枚很关键的珠子,就葬在上京梁国皇陵内。”

    夏青愣怔:“珠子?”

    小二:“嗯,公子可知寒月夫人?”

    夏青:“知道。”这位倾了十二座城池的绝色美人,久闻大名。

    小二道:“我从陵光那边听来消息,寒月夫人百年前是鲛族的圣女,那枚珠子是寒月夫人的贴身之物,蕴藏着无边的法力。凭借大祭司一人的力量,不能够驱动伏妖阵法,需要借助珠子内的圣女神力。太后娘娘忙于寻找陛下分不开心思去安排此事,便只能广告天下,重金悬赏天下修士,让他们入皇陵寻珠。”

    小二憨厚地一笑,摸了摸头发:“当然,这种事情我也是道听途说,但寻珠一事是真的。”

    夏青呆了很久,想起来一点,出声问:“寒月夫人不是和梁国皇族一起被活埋而死的吗。”

    小二道:“是这样没错,不过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