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灯宴(一)(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夏青还从来没遇到过逼着人问问题的。

    为什么留下他,难道不是因为赶不走吗?

    他一开始就是以一个阴魂不散的恶鬼形象出现在楼观雪身边的啊。

    这什么破问题。

    不过他们今晚聊天的氛围还算融洽,夏青默默把嘲讽的话咽下去,浅褐色的眼眸奇怪看他一眼,很乖地点头,慢吞吞问道:“哦,为什么?”

    楼观雪将他的每个表情收入眼中,眼眸在月色下晦暗莫测。

    很久后,轻笑了一下,骨笛收回袖中,懒洋洋给出了个回答:“可能因为留下你比较好玩吧。”

    好玩个屁。

    夏青已经不再会被这种话气到了,面无表情,当耳边风。

    楼观雪想了想,漫不经心道:“夏青,你是真的觉得自己是鬼魂,就可以什么都不怕吗?”

    夏青拨弄下腕上的舍利子:“我没那么蠢。”

    楼观雪:“嗯?”

    夏青:“你会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谁知道有没有一种让我魂飞魄散的。”

    楼观雪愣了片刻,心思电转,缓慢笑起来:“所以,你是笃定我不会动你?”

    夏青一愣,手指摩擦着红绳边缘,片刻后有些烦躁:“你有完没完。到底我们两个谁的问题多?”

    楼观雪盯着看了他会儿,唇角似笑非笑,慢条斯理、温温柔柔道:“你下次不想回答我的问题,可以不说话的。我不会逼你,别生气。”

    这低声像是哄他的语气直接让夏青头皮炸了。

    靠。

    楼观雪这人绝了!

    他加快步伐往前走,不想再搭理他。

    春宴中途陛下离开,留下文武百官和高门贵女们面面相觑,心中忐忑,却都不敢吱声。

    静心殿那边,燕兰渝果然也没什么表示,还是那副温柔婉静的样子,靠着凤榻,喝了盏茶,轻声细语。

    “观雪中途离开,可是春宴上都没有喜欢的?”她放下茶盏,笑:“不过你这孩子从小就和别人不同,生于皇宫,见惯了世族的大家闺秀,怕是早就对这类心生厌烦,喜欢一些性子比较与众不同的女子。”

    她笑容灿烂恬静:“那么多年,也没见你身边多个人。前些日子听说你带回来一个少年,怎么不带过来给母后看看呢。”

    楼观雪轻描淡写:“他不想出来。”

    燕兰渝笑意丝毫未减:“这样啊,看来还是个怕生的孩子了。张公公说他是你从民间带来的,看来哀家前句话说的没错,比起书香门第养出的娇娇女,在市井民间或许更合你心意。”

    楼观雪等着她后面的话。

    燕兰渝话锋一转:“刚好大祭司回来,带来了伏妖大阵的消息,解决了困扰楚国百年的难题,也算是一件盛事,不若下令整个陵光城,普天同庆如何?”

    她说:“届时夜市开放,仿上元佳节,燃灯表佛,登楼祭祀。紫陌大街必定人来人往,赏灯多是妙龄少女,你在其间,也可挑选一二。”

    楼观雪:“太后安排便是。”

    燕兰渝点了点头,笑起来,在檀香烛火里轻声说:“你也年过十五,该把延续楼家血脉的事放心上了。大祭司说他还在炼阵,作法需要等上一月,希望到时候立后之事也能一起进行,也算是我大楚双喜临门了。”

    皇家春宴没有选出合适的人选,燕兰渝不急,干脆直接将它扩大成为整个天下的盛事。消息透漏下去,整个陵光城内的男男女女一时间炸开了锅,街头巷尾关于陛下选妃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甚至盖过了近段时间云集陵光的修士的风头。

    “这么说,灯宴那日,我们在紫陌大街有机会一睹陛下风采了?!”

    茶楼酒肆此类话题讨论不休。

    “久闻陵光珠玉之名!这次终于可以看个清楚了!”

    “哈哈哈我怕你是没命看清楚。”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那么多人都在看呢!陛下还能纡尊降贵专门找出我杀了不成?”

    “啧,我倒是对陛下风月楼带走的那个少年更为好奇。”

    “我也好奇,听说还引得卫家六郎魂不守舍,估计不必死去的璇珈差。”

    “啧啧啧,不知是怎样的的人间绝色。”

    卫家六郎最近确实魂不守舍,却不是为了陛下身边的那位“人间绝色”。

    他上次皇宫出来后,就人跟丢了魂一样。

    卫十六娘过来还令牌时,被他那副样子给惊到了。

    就见卫流光坐在国公府院子中心的亭子里,没骨头似的靠着,折扇放石桌上,眼神飘忽,坐那思考人生。

    卫十六娘手指转着令牌,步履轻盈走到了他面前:“卫六?卫六!”她喊了一声见没把人喊回神,一时间拔高声音,拿着令牌在他面前使劲晃了晃,嗔道:“卫六!你想什么呢你,我那么大个人你都没看到?”

    卫流光抬眸,轻飘飘看了她一眼,精神不好,恹恹地摆手:“找你的野男人去,别来烦你堂哥。”

    卫十六娘古灵精怪地一笑,提裙坐下,在他对面捧腮,捏着嗓子甜甜道:“我不,找什么野男人啊。天下哪个男人能比我六哥更重要?”

    卫流光被她的矫揉造作弄得鸡皮疙瘩起一身,不过他在家里却对几个堂弟堂妹都不错,所以也没发火。瞥她一眼,冷嘲热讽:“上次你要求我男扮女装,替你去见楼观雪的时候可不是那么说的。”

    “那不是你自己提出来的馊主意吗?何况你也没去啊?哦,那天你在皇宫内,没被大伯逮到吧。”

    卫十六娘难得有了点良心,心虚地问道。

    卫流光没再搭理她,目光飘来飘去,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卫六!”卫十六娘是卫家最小的嫡女,卫太傅的掌上明珠。自幼也是千娇百宠长大的,于是难免有些娇横。见卫六没理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