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浮屠塔(一)(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净心殿内檀香袅袅,十五连盏的铜灯焰火昏黄。

    燕兰渝高坐凤榻上,脸上彻底褪了温婉的假象,面沉如水,冰冷肃杀。

    砰——!

    坐于台下的摄政王双目赤红,将桌案上杯盏全部推翻于地,瓷器碎开噼里啪啦,伴随他撕心裂肺的怒吼:“我要杀了楼观雪!我要杀了他!”

    燕兰渝明显也气得不轻,指甲紧抓着扶手深深陷进去,像是要把某人戳骨扬灰。可她还是保持理智,深呼口气。

    “不能动他。在浮屠塔的事没有彻底解决前,不能动他。要么等着大祭司回来除妖,要么让楼观雪留下楼家血液再死!”

    摄政王怒不可遏:“你到底在怕什么?!浮屠塔都已经一百年没什么动静了,你还在忌惮什么。”

    燕兰渝气笑了:“我忌惮的东西可远比你想象的多。”

    摄政王面目狰狞:“穆哥儿现在昏迷不醒,连御医都说凶多吉少!楼观雪光明正大射出的箭!这个贱种就这么向我们示威!踩在你我头上撒野,你还能忍?”

    燕兰渝额头突突跳,手里的杯子也直接甩了出去,拔高声音扭曲道:“我当然不能忍!你以为我想忍?!我早就想杀他了!我恨不得把他凌迟而死!如果不是他娘,我又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她大口呼气,温柔婉静的表象撕裂,露出了年少时深刻入股的阴狠跋扈来。

    “我现在日日恶魇缠身,日日夜半惊醒。那么多年逼着自己青灯古佛念经茹素,依旧不得安生。如果不是瑶珂那个贱人,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摄政王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眼红得能滴血:“穆哥儿是我的儿子,你能忍,我不能忍。”

    燕兰渝眼若毒蛇:“我说了!别动楼观雪!现在不能动!”

    摄政王失去理智:“他不过一个傀儡!有什么不能动的!”

    燕兰渝骤然抬头:“你敢动他,明年惊蛰就是你我的死期!”

    一句话响在静心殿内,让摄政王脸色煞白,但他还是死死盯着她。

    燕兰渝笑起来,眼底却是深寒的恶毒,黑发青裙恍若皈依的信女,恨恨不休。

    “你真当浮屠塔里关的是妖?你真当先祖入神宫能轻松获得神眷?”

    “神无爱无恨,又怎会垂怜人类。毕竟哪怕是世代侍奉神的鲛族,都未见他垂青一丝一毫。”

    “百年之前,大祭司同鲛族三圣女中的一位布下杀阵,让‘神’魂骨分离,才堪堪压制住他;而后先祖趁‘神’灵魂未稳,用邪术将‘神’三魂生吞——结果回来就暴毙。”

    燕兰渝的脸色苍白,在说及这件事时,眼里也露出了发自骨髓的战栗恐惧,但她还是说了下去。

    “这浮屠塔关押的,从来都不是妖,是神的三魂。”

    “你我,燕家、卫家、吴家,还有楼家,当年入神宫的都是被神诅咒的人,其中以楼家诅咒最深。”

    “你当三月五楼观雪入摘星楼是为了什么?这是当年楼家与三家定下的约定,每年惊蛰,由楼家后人去承担一年一次浮屠塔内的神之怒——因为只有楼家血液,能激起神全部的恨,供其彻底发泄。”

    她兀地笑出声来,声音一字一字。

    “楼家子嗣多夭折命短,怕是有一半死在摘星楼内。”

    这些不为人知的皇室秘辛如惊雷震地,摄政王脸色如纸愣在原地,呆呆抬头。

    燕兰渝往前微微倾身,

    “没有人能入摘星楼三次还活着。所以今年,楼观雪必须选妃,必须留下子嗣。”

    “大祭司说毁塔屠神只有三成把握,我们赌不起。”

    摄政王脑海里被血色填充,沉默很久哑声说:“如果穆哥儿死了,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燕兰渝见他依旧执迷不悟,神情在红光中扭曲如妖煞,她尖声:“滚!给我滚下去!我怎么有你那么个草包哥哥!”

    摄政王没有多说什么,转过身离开,藏在袖中的拳头紧握,铁青的脸上眼中杀意丝毫未减。

    白荷带着侍女来静心殿时,恰好门口撞上脸上乌云密布的摄政王。

    她心惊胆战行礼,好在摄政王并没有理她,压抑着怒火拂袖而去。

    白荷一惊,心道:摄政王这是和太后娘娘吵架了吗?她端着布匹的手不由发颤,在阶前犹豫了片刻——要是刚好触到太后的霉头,那真的九个脑袋都不够掉。

    不过还没等她想清楚,燕兰渝的声音已经传来:“进来。”

    一如既往的温婉轻细,听不出息怒。

    白荷深深呼口气,进去的时候,对满殿的狼藉视而不见。她是来给燕兰渝过目入夏制衣的布料的,说来也奇怪——这位太后娘娘从前偏爱各种艳丽的红,现在却钟爱素静的青。

    她规规矩矩汇报完一切。

    燕兰渝在榻上垂眸,手指闲拨茶盏。

    她刚刚和摄政王吵架过于激烈,习惯了轻声细语的嗓子一时间有些不习惯。

    燕兰渝听完白荷的汇报,没说话,淡淡问起另外一件事:“你可曾见了陛下昨夜带回宫的那个少年?”

    白荷一噎,想了想,如实说:“回太后,那位小公子入宫后,寸步不离陛下寝殿,奴婢未曾见到。”

    燕兰渝没什么表情,冷笑一声:“怎么这么多年,你们就没发现陛下有断袖之好呢?”

    白荷脸色霎白,但到底是掌事姑姑,很快镇定下来,柔声道:“因为陛下那么多年,不近女色、同样也不近男色……不过,奴婢前几日确实发现,陛下对宫中的一个小太监有所不同。”

    燕兰渝嗤笑:“太监?”

    白荷说:“是的,那小太监两次惹了陛下,可陛下都未曾杀他。”

    燕兰渝听到这才来了点兴趣,眉眼一挑,半直起身来:“两次?”

    白荷:“一次在浴池,一次在御书房。”

    燕兰渝红唇勾起,慢悠悠笑起来:“那敢情好啊。那太监什么来头?”

    白荷说:“他先前是梁国的九殿下,梁国国破后被先帝收入宫中,现在在浣衣局办事。”

    燕兰渝点头。

    她轻轻喝了口茶说:“你试试看,能不能帮帮他。”

    白荷:“遵命。”

    燕兰渝的唇沾了点鲜红的液体,也不知道茶杯中放的是什么:“一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