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传言(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城西。

    杜雍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半上午。

    穿衣起床,推门而出,菱菱并没有如往常般第一时间赶来伺候,杜雍心中不免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太过在意。

    在走廊上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自己打水洗漱。

    中院依旧传来熟悉的练剑声,杨进总是那么勤奋,不过和往常相比,节奏更快,可以想象杨进此时的心情应该颇为兴奋。

    确实值得兴奋。

    因为昨晚“引虎吞狼”实施的很不错。

    十几个巡卫和十几个裴惑联盟的壮汉厮杀了足足半刻钟,异常的激烈。

    直到另一支巡卫队赶到现场,战斗才一面倒。

    裴惑联盟的壮汉只逃了两个,其他的全部战死,包括阮鹏那三个帮手,巡卫们人均挂彩,还有几人重伤垂死,街道都被染红。

    杜雍和杨进并没有正面参与,前者躲在暗处发了几次铜珠,后者站在屋顶上吼了几嗓子,都起了相当不错的催化效果,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才撒腿开溜。

    “杨大哥,早啊!”杜雍走到中院的校场,和杨进打招呼。

    “早!”杨进收剑入鞘,捞起石桌上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然后拿起水壶猛灌。

    “今年这个天气,热的挺早。”

    杨进灌了半壶水之后,还是感觉很热,索性将外袍脱下,坐在石凳上用手扇风。

    “不是说登楼境的高手,寒暑不侵吗?”杜雍坐在旁边。

    “抗寒还可以,抗热就一般般,剧烈活动后,该出汗还得出。”杨进解释。

    杜雍拿起那半壶水,握在手心,半晌过后,再递给杨进。

    杨进一看里面飘着冰花,啧啧称奇:“你这个寒劲,简直邪门。寻常修了寒劲的刻印境,想结冰最少也得半刻钟。”

    说罢仰头一饮而尽,冰凉的感觉从喉咙蔓延,发散到全身。

    “习惯就好。”

    杜雍耸耸肩,随即问道:“有没有看到菱菱?”

    杨进放下水壶,大呼一声痛快,然后回答:“因为怕她打扰你休息,或者看出端倪,所以我让她上街买药去了。”

    杜雍摇头叹道:“这些日子买的药,都能养活一家小药铺了吧?”

    杨进轻笑:“谁让你内伤未愈。不过这个理由是真的好用,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所以啊,你得坚持下去,不能好。”

    杜雍哑然失笑。

    坚持下去没问题,内伤养个一年半载很寻常。

    闲话说完,杨进说起正事:“昨晚运道不错,以后这种事还是尽量少干。”

    杜雍点头。

    昨晚确实有一定的运道,时机抓的好,挑拨也算到位,但最主要的是最近失踪案闹的大,巡卫们多少都有些敏感,而且那帮大汉都喝了酒,没那么冷静。

    杨进又提醒:“你那些铜珠最近不能再使。”

    这个是自然,杜雍不免有些可惜,话说铜珠挺还好使的。

    接来下该换什么使呢,飞刀应该不错。

    李寻欢那个人吧,且不论他的性格和做事风格,飞刀确实耍的相当厉害,所以杜雍也想试试。

    杜雍嘿嘿笑道:“阮鹏那三个帮手都死了,你猜阮鹏会有什么后果?”

    说起这个话题,杨进也很开心:“最少也会被抓起来审问,说不定还会牵连到二房。不过也得看昨晚的厮杀怎么定性。等着看呗,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说不定又会引起大轰动。”

    杜雍点头。

    杨进好奇道:“你昨晚到底耍了什么手段?弄的巡卫队那么生气的。”

    杜雍回答:“站在屋顶上尿尿啊,尿他们头上,然后和他们对骂,还扔瓦片砸了两个人,最后放话去找兄弟帮忙……”

    杨进忍不住笑起来:“怪不得当时有股味道,我还以为谁尿裤子了呢。”

    昨晚事情果然引起了轰动。

    菱菱刚回来,就跑到杜雍面前叽叽喳喳:“公子,公子,昨晚城南发生大事了呢。”

    杜雍正在和杨进一起补早餐,见菱菱这副大汗淋漓的模样,递上一杯茶:“这么急躁的,到底什么事啊?”

    菱菱喝了个痛快,眨着眼睛:“要不公子猜猜看?”

    杜雍低头喝粥:“猜不着……杨管家猜。”

    “城南发生大事?”杨进放下筷子,装作很认真想了想:“可是失踪案又发现了什么线索?”

    菱菱摇头:“不对……也不能说不对,或许有关系。”

    杜雍笑道:“不要卖关子,到底什么事。”

    菱菱神秘兮兮地道:“昨晚城南发生了血战……你们两个怎么都不惊讶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