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阿瞒!阿瞒呐!你给老子滚出来,你这混头小子……凯旋归来,也不来拜望为父,你到底是想做什么?”

    曹嵩杵着拐杖,毛发早已宾白,但他精神却很好,一席蜀锦华服显示出他三公的身份。

    曹老太爷身后还站着一位牵着一个孩童的女人,这女人有着庞大的身躯,虽然算不上是丑陋,但却是那种男人看了不会产生爱慕的姿容。她穿着绛紫色锦绣,虽然容貌不好却有世家小姐的气息。

    “阿瞒,你还不死出来吗?是要为父进去抽你几杖子才行?”曹嵩继续吼着,这寒冬天气里,他每说上一句话,便要喘上两口气。

    曹平安躲在窗角,偷偷地观看。心里拿不准该如何面对这曹操的父亲。

    只见房门缓缓开了一条缝,里面传出声音,道“来了,就来。”

    曹嵩见曹平安如此不识礼数,急得将拐杖杵了几下地面,大吼“你再不给我死出来,就在这庭院里跪着。”

    “哦!”曹平安应了一声,他悻悻地迈出脚步,一开始伸伸缩缩,最后索性还是出来算了。

    他向曹嵩作揖行礼,纵使心里百般不情不愿,但还是只得开口说道“见过父亲,见过……”

    曹平安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话到嘴边断了去,眼睛偷偷盯着她瞧了几眼,又看了看曹嵩。

    只见曹嵩举起拐杖,一杖敲在曹平安后脑勺上,气愤地说“你连你妻儿都不认了?”

    只见那女人并无不满,反倒是善解人意,说道“我自知我相貌丑陋,我也未给曹家带来子嗣,只要夫君愿意,大可另外娶妻纳妾,这孩子不就是刘夫人所……”

    “诶……”曹嵩出言制止,说道“女儿不必多言,你可是正室夫人,那刘氏难产而死,怨不得人,你不是也把昂儿当作亲生儿子一样吗?”

    说着又向曹平安头上敲了一杖,道“还不说上两句话?”

    这女人闻言摸了摸身旁孩童的脸蛋,催促道“快叫你爹爹。”

    那孩童也懂礼数,这么一说,便喊了几声“爹爹,爹爹。”

    曹平安此刻慌得一批自从穿越而来,又是被雷劈又是当替身的,如今还要喜当爹了?只是这曹操的原配也太丑了点吧?而且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他思来想去,始终不知道该怎么说,却听这女人细声说道“我知夫君并不喜我,我还是回谯县娘家吧。”

    “阿瞒,你媳妇都要回娘家了,还低着个头干嘛,地上有金子还是什么?”曹嵩一声吼来,吓得曹平安忙抬起了头。

    “夫人……辛……辛苦了……昂儿……真……真乖”

    曹平安吞吞吐吐说了一句,曹嵩叹了口气道“你这出征大半年,怎地回来一副惊恐之相?那死人还给你吓着了哇?”

    他缓了缓又道“你当年初仕时,失手把人桓家家仆一棍子敲死,那时也没见你提心吊胆呀……幸好我上下打点,买通了王甫,不然你还能做那洛阳北部尉?还有那蹇硕的叔叔,蹇图,不也是被你那什么五色棒给打死了吗?要不是我……”

    曹嵩被曹平安打断了话语。

    “父亲说的是,只是那出征归来,死伤无数着实把我吓懵逼了……”

    “懵逼?”

    “吓傻了,吓傻了。”曹平安赶紧补了回来。

    “哎。”曹嵩叹了口气,又道“你从小贪玩,四书五经放着都不读,却只看那《孙武》、《六韬》……那上面不是教了你许多吗?看你如今一点战事就怕成这个样子,早知道就不许你去趟这浑水了。”

    “父亲说的对,是孩儿想当然了。”曹平安点了点头。

    看样子,这曹嵩并没有怀疑曹平安的身份。

    “看你平安归来便好,否则我这把老骨头成天还要担心你的安危……对了,你这准备何时去兖州赴任啊?”

    “越快越好吧!”

    曹平安此刻只想赶紧离开这尴尬的境地,只见曹嵩眉头皱了一下,说道“你这济南相是我早就给你物色好了的,在我看来,这领兵打仗毕竟是粗人行径,这刀口添血的日子,就像那瓦罐一样年免井口会破,战场上混日子难免也有失手的时候,所以给为父给你谋了这轻松的职务。”

    “我谢你啊……”

    曹平安心里嘀咕若不是你,我他娘的打完了,拍拍屁股走人,非得给我整了这官那官,多此一举。

    “不过嘛,这上任一事也可暂且缓上几日,你也准备准备,先回一趟谯县老家,去看看你弟弟德儿,也顺便带人家丁氏夫人回娘家看看,这黄巾之祸持续那么久,家乡的叔伯都挂记着你呢,回去看看也好应了情分,都是自家人,莫要学你七叔那般把家族关系都搞僵了。”

    曹嵩扶着下巴捋了一下胡须,又道“这次平乱,你结识不少朝廷将军,离别前也去拜望一下他们,走访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