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曹平安见这张飞缓步朝自己而来,心脏都快跳出喉咙来,刚想起身跑出军帐,却给张飞一把揪住。

    “你这曹操,我好生给你篦头,你这是跑什么?”

    刘备闻言,与一旁关羽迎了上来,三人围住曹平安,只听刘备徐徐说道:“曹公莫惊,我这三弟行事鲁莽,但人总归是个好人,你且莫要担心。”

    曹平安哪能不担心,一想到往后自己与这三人要刀兵相向,便慌了神来,他吧嗒了两下,却没发出说出一个字来。

    关羽捋了捋长髯,说道:“三弟莫要惊了骑都尉大人,你且速速篦头。”

    张飞转脸过去大笑两声,道:“快着呢,快着呢,我这篦头与那刮毛放血一样利索。”随后面向曹平安,说道:“你也莫要害怕,我这就给你篦头。”

    曹平安见三人气势汹汹,退路已无,只得闭上双眼,两手摊开,紧紧地捏着床榻上的被褥,说道:“来吧。”

    张飞抓起曹平安一把头发,一刀下去,便见两段,他冲医官笑道:“你这工具好使。”接着又吩咐他,说道:“你且为我打一盆热水来。”

    那医官点了点头,从帐门走了出去。约莫一刻钟的功夫,这医官便为张飞端来了一盆热气腾腾的热水。

    此时,曹平安头发全无,只见张飞收起刀具,用手舀着盆里的热水,正为曹平安清洗着脑袋。

    不一会儿,一颗灿烂炳焕的脑袋出现在众人眼前,张飞拍了拍曹平安的后脑勺,笑道:“你这个脑袋,我已经给你处理完了,你且看看。”

    说罢取来一面铜镜,见那曹平安睁开了眼睛后,又问:“满不满意?”

    铜镜哪里看的清楚,曹平安拿出手机,在此打开了摄像头,只见自己的脑壳亮灿灿的,顶上还有一块黑色的痕迹,这是那被雷劈的结果。

    他伸手摸了几下,心里郁闷得紧,但又不好在这三个屌炸天的人面前发作,说道:“满意,满意。”

    “那是,我卖的猪肉,可是没有一点鬃毛的。”

    一旁的刘备行了一礼,说道:“曹公这头,如那青天白日一般,着实耀眼。”

    曹平安听着这话,明面像是在夸自己,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是在调戏自己,他撇了刘备一眼,说道:“我这颗光头能否闪瞎你们的钛合金之眼?”

    着三人哪里知道什么叫做钛合金,但自己的大哥刘备没有发问,关羽和张飞也不好僭越。

    “曹公说笑了。”

    这医官见曹平安已无大碍,心里高兴,他立即前去大帐通知了皇甫嵩,不一会儿,这中郎将便带着一干将领前来。

    “贤弟没事儿了?”他看了看曹平安,又见刘备正朝着自己行礼,便说道:“玄德也在?”

    刘备躬身作揖,回答道:“下官听闻曹将军给这闪电劈了,心里担心,便同两位弟弟前来,好在曹将军福大命大。”

    皇甫嵩听了,说道:“看吧,我就说我这贤弟是与那张角斗法,这会儿不是没事儿吗?”

    说罢,这一干将领却见曹平安光秃秃的脑袋,心里觉得好笑,但又不得发作,只能一个二个地憋红了脸。

    皇甫嵩缓过神来,问道:“贤弟这头发是去哪儿了?”

    “给我剃了。”

    那张飞大声说道,皇甫嵩看了他两眼,问道:“为何剃头?你岂不知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生而为人,岂能擅自将这毛发剪去?”

    “又不是我张飞要剃他脑袋,是这曹操自己要剃的,要问你就问他。”

    皇甫嵩听了,盯着曹平安,说道:“贤弟岂能如此不孝?”

    曹平安心想,这剪个头发怎么就跟孝不孝顺挂上了,他心里奇怪,问道:“这剃个头,跟着孝道怎么扯上了?”

    皇甫嵩这将门世子,自幼便遵从着家法古训,听了曹平安一言,说道:“你这头发是你爹娘给的,你轻易就给剃了,这就是不孝。”

    曹平安心想,这东汉末年连剃个头发也不行,心里苦的很,只得想办法圆过去,不然自己这假曹操的身份一曝光,不知会被这些人怎么对待。

    “我当然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

    曹平安卖着关子,见皇甫嵩没有接话,他拍了拍自己头顶黑漆漆的痕迹,接着说道:“只是你不知道啊,这妖术如今附在我头上了,我要是不把头发剃了,只怕漫延开来,我就死了,到那时,我才是真正的不孝儿孙,对不起爹娘。”

    皇甫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道:“如此说来,可真是苦了贤弟了。”

    “那不然呢?”

    说罢,曹平安转念一想,心道:“这皇甫嵩一进门见我这光头,便说我不守孝道,想必这刘备自己心里也清楚得很,还让这张飞给我剪头,这小白脸实在是不怀好意,想让我当众出丑。”

    想着想着,曹平安白了刘备一眼,那刘备并未看出端倪,只是冲着自己微笑着。曹平安心里直犯嘀咕:“这人表里不一,难以驾驭,没想到在这东汉末年竟也有此等小人,可恶啊,要是以后真的跟他干上了,那就棘手了,不如好生劝导劝导这刘备,让他跟我这假曹操混算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