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阳谷县城以南,高庙王乡往东北方向官道走七、八里,便是苍亭津,那里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汹涌的浪花不断拍打着河岸,如龙腾虎跃般令人畏惧。

    两岸植被花红叶绿,显得格外美艳。几座零零散散的民房坐落在黄河大道两旁,不时有青烟升起,想是这房中主人正在举炊。

    官道一侧,伫立着一座大营,营前插有汉旗,写有曹字的将旗迎风招展。

    是了,那便是曹平安的军营。

    经历了几个月的战争洗礼,曹平安也逐渐适应了这种喊打喊杀的日子,至少他不会再被尸体给吓到了。

    此刻,曹平安正坐在席上,他手里正拿着那本《新编三国志》看的入了迷。

    卫兹走了进来,见曹平安捧着一本书籍看的入了神,轻喊一声,道:“将军。”

    曹平安随口应了一句,道:“什么事?”

    “前些日子,卢子干门下学生,刘备……”

    卫兹还没说完,曹平安便放下书籍,问道:“你说谁?还有子干是谁?”

    “将军又记不得人了吗?”卫兹打趣道,接着又说:“那卢子干就是卢植,他门下有一学生名叫刘备,字玄德。”

    “刘备?”曹平安发出惊叹,然后起身朝卫兹走了过来,说道:“我跟你说,这个刘备厉害的很啊,他手下有关羽、张飞、赵云、马超和黄忠等忠肝义胆又吊炸天的猛将,又有诸葛亮这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能的军师,这人以后会是我们的头等大敌,后来他还建立了蜀汉,诸葛亮还六出祁山讨伐我们呢。”

    卫兹满脸疑问,道:“将军,此人现在就是一个织席贩履之辈,他只有区区百人兵马,如何会成为我等敌人啊?你说的那些人我也未曾听过。”

    “那是以后,以后的事儿。”曹平安圆着自己的话,接着又问:“你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是这样,那刘备现在招兵买马,组起了义军,正在冀州讨伐黄巾贼人呢。”

    “你接着说。”

    “苍亭距那冀州不远,这群义军军中断粮,士兵军心涣散,刘备派出几路哨骑前去问粮,不知将军是否给予救助。”

    “给他,然后说是骑都尉曹操给的,记住,一定要强调是我给他的,希望他知恩图报,以后不要与我为敌才是。”

    “这么说,将军是要拨出一些钱粮救助那刘备?”

    “对啊,你想啊,你最困难的时候我拉了你一把,以后闹矛盾了,你要打我,是不是会顾忌我今日对你的恩情?”

    “话是这么说,但将军为何肯定那刘备一定会与我们为敌?”

    “书上是这么说的,不信你自己看啊。电视剧也是这么演的,我想也是八九不离十的吧。”

    说着,曹平安将《新编三国志》拿给了卫兹。

    卫兹双手捧起书来,翻了几页,却一个字也看不明白,便说道:“将军看的这书,我从来没有见过,上面的文字我更是看不懂,不知这里面有什么厉害的兵法战略。”

    说着,将书本还给了曹平安。

    “哦,你看不懂啊。我忘了,你们看不懂简体字,那你就当他是天书好了,这是我的秘密武器,我以后就得靠这书过活呢。”

    “将军若是能从这书中看破天机,那固然也是令人欢喜的事情。”

    “岂止是看破天机,我还知道后面要三分天下。”

    “何谓三分天下?”

    曹平安转念一想,“这卫兹整天满脑子都是朝廷,皇帝的,我要是说以后天下是魏、蜀、吴,这人肯定又要发飙了。”想了想还是决定撒个谎,便说:“这三分天下就是,一分宦祸消除,一分扫清宇内,一分百姓安康。这就是三分天下。”

    “原来如此,下官明白了,这三分天下指的就是我大汉江山长久安定,没有战乱百姓幸福。”

    “就是这样,没错。你去点些钱粮,交给那冀州的刘备吧。”曹平安说完,见卫兹转身欲走,又强调道:“记得说是我骑都尉曹操送的。”

    卫兹点了点头,道:“下官明白了。”

    现是三伏天,暑气正盛,气温闷热难受且又潮湿难待。营中军士早就光着身子难以忍受,那后背前胸给晒得通红,每个人都在寻一处阴凉地,避避那灼热的阳光。

    曹平安也穿上了单薄的一件长袍,他走到帐前,大喊道:“兄弟们,都快过来。”

    见到自家主子发话,这帮士兵慢悠悠地站起身子,不舍地离开那阴凉的地方。他们站好队列,听着曹平安发号施令。

    “这天儿太热了,又没个空调,电风扇也没有。确实难受啊,不如我们去那河里游泳吧,泡泡水,不知将士们愿不愿意。”

    这群士卒一听下河洗澡,高兴地跳了起来,纷纷回应着曹平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