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曹平安拿起架上的西装,熟练地穿了上去,在穿好鞋子后,他看了一眼挂在一旁破损的官袍,并没有选择将它穿起来。

    “走吧,我去给皇甫将军解释清楚。”曹平安拍了拍皱巴巴的西装,他看着卫兹说道。

    卫兹做出了反应,领着曹平安朝那正堂走去。

    两人踏入正堂,只见皇甫嵩正与几名副将商议着战事,他们在那沙盘上来回推演,他们面色沉重,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皇甫嵩抬头见到二人后,便停下了手中的事务,他向周围的几名副将,正色道:“你们暂且下去。”

    副将们收拾起自己的器物,转身离开了,经过曹平安和卫兹时,他们纷纷点头行礼。

    “孟德贤弟,你可算是醒了。”皇甫嵩绕过沙盘,走到正席,又道:“二位请入座。”

    曹平安深吸了一口气,阔步走到座位前,缓缓地坐了下来。卫兹也坐到了一旁。

    “不知孟德贤弟,那晚为何要寻死?”皇甫嵩侧身面向曹平安,又道:“是贤弟有难言之隐?”

    曹平安大笑起来,他装的有模有样,正所谓无中生有、浑水摸鱼。此刻的曹平安就是想要迷惑众人的心智,让他们充满好奇的听自己撒谎。

    众人疑虑,皇甫嵩又问,道:“贤弟何故发笑?”

    “我笑我斗不过那张角。”

    “贤弟兵马未领,如何去斗那张角?”

    卫兹一言不发的听着两人交流,他也很想弄明白身旁的这个男人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那晚暴雨雷电,就是那妖道张角施的法术。”曹平安抬手猛地拍向桌案,啪的一声闷响,又道:“妖道法术厉害,我那晚想去破了他的妖法,却怎么都奈何不了他,他限我十日内与他决战,不然就要发动雷霆之力,将我等大汉将士一并碾为齑粉。”

    “所以贤弟那晚剑指长空,与那闪电交互,便是在破那妖人邪术?”

    “没错,我那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冥冥之中就觉异常,果不其然是那妖人在做法。”

    “孟德兄可谓神人也。”卫兹佩服道。

    “神人说不上,经历那晚我倒是预见了一些事情。”

    曹平安说完,皇甫嵩和卫兹两眼放光,似乎想要知道曹平安所说是何事;见两人已经被自己带动了情绪,曹平安暗自高兴。

    他抿了抿嘴,道:“我料定黄巾之乱必将在腊月前后被平息。”

    “若真如贤弟所言,那今年便可平息黄巾之乱,天下便可安定。”皇甫嵩松了口气,又道:“不过,贤弟今后再也不许独自出城,去破那妖道邪法,你倘若死了,便是朝廷一大不幸。”

    曹平安竟有些感动,没想到这个时代还有人这么关心自己,即便这个人现在是自己的上司。

    “皇甫将军说的话,小弟记住了,只是我还有一个要求。”

    “你且说。”

    “我领兵时,我要卫兹做我的参谋。”

    “贤弟所说的参谋是何意思?”

    “就是你们的随军司马。”

    “这不是问题,贤弟若想,我便许了。”

    曹平安谢过皇甫嵩,卫兹也躬身作揖。随后,皇甫嵩便领着二人前去往校场,亲自点了五千甲士交于曹平安。

    “孟德贤弟,方才哨骑来报,朱儁部与那黄巾军波才交战失利,退守长社,现朱将军需我等此刻前往长社,与他合兵一处再做图反击。”

    “长社?”曹操问道。

    皇甫嵩点了点头,道:“是的,长社。”

    曹平安知道前往长社必将会受到波才的围城,到时便会被皇甫嵩一举歼灭。他心中忽觉历史上的一幕幕,此刻正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

    “何时出发?”卫兹问道。

    “今日午时,各部点齐兵马,即刻出发。”

    那些军士整整齐齐,步伐稳健地跟在曹平安所乘的战马后方,每当他向这些军士问些什么,总是能听见五千人震耳欲聋的一致回答。

    看着自己这体魄健壮,彪悍如牛的五千甲士,曹平安心里感慨万千,一种万人之上的感觉令他有些飘飘然,就连卫兹的呼唤他也没有听见。

    “将军,曹将军。”

    曹平安回过神来,他笑嘻嘻地问卫兹,道:“这些士兵,都是我的了?”

    “自然是了,现在我部有轻骑一千,刀斧手、步弓手各两千,粮草由皇甫将军负责供给,此方战事,不知将军有何看法。”

    “我不知道,但是我会赢的,加油吧。”

    曹平安攥起拳头,做了个加油的动作,卫兹也有模有样地学了起来,道:“加油。”

    雨后的天气是爽朗的,树叶上还挂有晶莹剔透的水珠,道路两旁的小草也折射着光芒的珍珠,虽然树叶上的露珠仍一滴一滴的滴在道路的水坑里,惹得水面上泛起了涟漪,却也露出了彩虹。

    曹平安见了便向军士们喊道:“看呐,这是预示着我们会胜利的信号。”

    那些军士一齐发出回应,这声音将栖息在树上休息的鸟儿都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