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出去!”

    发出这瓮声瓮气声音的是一个油腻的肥胖男人,他宽大的西装都快包裹不住他臃肿的身材了,他将桌上的文件猛地丢在了办公桌前的一个矮小男人的身上。

    这矮小男人,长了一副标准的国字脸,细眼短须,既不阴险也不威严,却显滑稽之相。

    他叫曹平安,他娘生他之前,丈夫早亡,生他之后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将他拉扯大,每天做着三份工作供他读书。他娘希望他平平安安,故而起了平安二字。

    “老板,您再看看吧。”曹平安细声细气地说。

    “出去!”肥胖男人用手指指着办公室的门,见曹平安还想说什么,他猛地站起身来,吼道:“出去!”

    这也不知是曹平安工作以来第几次被老板轰出去了,自从来到传媒公司上班后,他的文案就从来没有被审批过。不止这样这个快三十岁的男人连女朋友都没有。

    就在昨天,他也学着别人想要浪漫了一下,甚至花了自己两个月的工资,准备跟自己喜欢的女生表白的,结果人家直接就看不上他,还丢给他一句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他弯腰收拾起地上的文件,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干了七八年的编辑工作,连个责任编辑都混不上,到现在还是个小小的职员。那些同事们也暗地里叫他“矮子”一方面是调侃他的身高,另一方面就是调侃他工作好几年从来没被提拔过。

    那天下班后,他拼了个出租车,但人家只给他送到了半路,曹平安要求司机送他到家,但司机想要加价,曹平安又不愿意加钱,司机便将他丢在了路边。

    这时,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如石子般落在曹平安身上,没伞的曹平安给这突如其来的大雨,不仅没有浇灭自己工作上的不顺,反倒把他的怒火给点燃了。

    气愤的曹平安指着乌云一顿臭骂,似乎老天都在针对他。这不,他给雷劈了。

    说也奇怪,曹平安也算命不该绝。见过被雷劈没事儿的,但是没见过被雷劈三次都不死的人,何况曹平安还给劈穿越了,没错他就是穿越了。

    之前的两次雷击,他都晕乎乎地站了起来,一边走还一边骂。可能是老天也看不下去了,在第二次被雷劈后刚起身没走两步,那闪电又击中了他的身体,从头到脚,一阵舒适的麻木感。当然,舒适是曹平安自己感受的。

    他感觉自己一会儿在天空中翱翔,一会儿在海洋里遨游,一会儿又在太空中与星辰肩并肩。等他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要做什么?”

    曹平安看着周遭的环境一脸茫然,灵魂三问油然而生。这景色虽说像极了自己的乡下老家,但山脚的房屋样式他却从来没有见过,整个环境一片郁郁葱葱的感觉,没有高压电线也没有信号塔,就连乡下那种石子路都看不到。

    “老子好像给雷劈了,我是死了还是没死?”曹平安想起了自己穿越前的事情,他检查着自己的身体,但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穿越了。

    “驾。”

    远处传来马蹄声,声音逐渐拉近。曹平安正想找个人问问,他横在道路中间,拦下了骑马而来的人,马背上的男人穿着古代的官服。

    曹平安心里正奇怪这人的装扮,当他看到男人的面容后,他呆住了,那个男人同样也呆住了。他们两个竟然长得一模一样,就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我的天老爷,你怎么跟我长的一样?”曹平安惊呼道。

    “汝是何人?”和曹平安长相一样的人问道。

    “我就是我啊,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曹平安。你是谁?”

    “我乃朝廷骑都尉,姓曹名操,字孟德。”那男人铿锵有力地将名字说了出来。

    “吹吧,你是曹操,那我不是玉皇大帝了?还朝廷骑都尉呢!”曹平安根本就不会相信,他接着说:“你是演员吧,拍电视剧吗?三国?”

    自称曹操的男人根本没有回答曹平安的问题,只是把自己外面的长袍脱了下来,然后取下腰间的佩剑递给了曹平安,说道:“这些器物一并交于你,望君救我,他日必十倍奉还于你。”

    曹平安竟也傻乎乎地接了下来。

    见曹平安接过衣物和佩剑,曹操挥鞭击马,扬长而去。曹平安以为自己遇见了傻子,毕竟他在的时代只有傻子才会莫名其妙给人东西。他看着做工精致的长袍,忍不住将其套在身上,说:“挺合适的。”接着,他重复着曹操的话语,装模作样地摆出那该有的气度,道:“我乃朝廷骑都尉,姓曹名操,字孟德。”当他拔出佩剑时,锋利的剑刃铮鸣作响。

    “我靠,真滴帅啊。”

    “贼人曹操莫逃。快快下马受死。”

    十来名头裹黄巾,身着短袍悬挂着兵刃的骑马武士奔袭而来,他们看到曹平安后立刻勒马而停,为首一名身着铠甲的武士抽出剑来指向曹平安,道:“此人乃汉庭骑都尉曹操,给我叉起来。”

    话音刚落,从马上翻下几名武士,他们手持兵器纷纷对准了面前这个矮小的男人。要说他们是武士,算不上,这帮人中甚至还有拿着锄头和钢叉的,准确的说就像一群农民,除了那个说话的武士外。

    曹平安惊了一下,以为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他战战兢兢地说:“大哥们,大佬们,我就是想问个路,我不认得这个地方,没有得罪你们吧?”

    “身长七尺,细眼短髯,着骑都尉官袍,还说你不是曹操?”为首的武士问道。

    “什么曹操不曹操,我叫曹平安,你们是演戏呢,走火入魔了吧?”

    很显然,这帮人听不懂曹平安二十一世纪的词汇,只是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古怪得紧,官袍里面套着一件从来没有见过的“西装”,领口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