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亡灵·工具人(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百二?十章

    《巴赛洛河悲歌》这?个任务的目的, 是让玩家?们从广袤无垠的塔兰坦荒原深处挖出莱茵王国的英灵。

    而这?些英灵呢,当然?是不存在的。

    不是说这?世界上没有英灵,而是只有供奉死亡系正?神OR邪神的国家?, 英灵才能?靠着正?神OR邪神的神力影响留存——拿巴伦大陆西?部国家?里?面就有英灵殿、英灵杯之类的组织, 但在西?部之外的国家?, 你说英灵现身, 那就是在嘲讽所有非死亡系的正?神。

    简而言之,从塔兰坦荒原挖出来的, 绝不能?是实际意义上的英灵,而只能?是精神象征上的英灵——曾为莱茵王国人?民抛头颅洒热血、英勇牺牲的英雄英魂。

    为了保证在细节上不出纰漏、至少是不能?去打目前保持在蜜月期的金币教会的脸,这?个英灵是绝对不能?跑到世人?面前去招摇的, 头顶名称“韦伯斯特·杰克”的1号英灵演员,交代完剧情就散架了。

    ID别跟我说话、统称凡凡的玩家?当时就傻眼了:“我靠这?NPC就挂了?!怎么办我没注意听剧情!”

    熵不增内心毫无波澜,这?种事她?遇得多了:“没事, 我录下来了,这?NPC让我们去找另外三个, 找到了一块儿把他们的骸骨送因纳得立去。”

    凡凡&明明在场但也没听NPC讲话的众人?这?才捂着胸口松了口气。

    接下来, 玩家?们便按照“韦伯斯特·杰克”的提示继续往西?,寻找另外三个任务目标。

    按NPC韦伯斯特的说法, 他们当初逃到这?附近时已然?人?困马乏、弹尽粮绝。

    那一天的夜里?, 他们在当时还不是水泽的这?块平原上休息, 大伙儿都非常悲观消沉, 觉得已经不可能?有任何?逃出生天的希望。

    当韦伯斯特试图自杀减轻痛苦时, 同样?绝望的托马斯和苏珊却说,他们是一定?可以?回去的,他们发誓他们终将回到故乡。

    像是为了保证他们那脆弱的意志可以?被语言固化下来一样?,托马斯掏出斧头将营地附近的大石头削出一个平面, 苏珊用长刀在石碑上刻下了发誓归乡的文字。

    四人?在石碑前立下誓言,互相鼓励着一定?要活下去。

    第二?天,他们决定?坚强起来,在荒原中寻找生机,结伴往西?而行,希望能?横穿塔兰坦、抵达对面的什加公?国——什加公?国与莱茵王国来往不多,不过因隔着塔兰坦的缘故千年来并没发生过摩擦、不存在仇恨,身为王国士兵的他们虽然?不可能?从什加公?国求到救兵,但得到救命物资是可以?的。

    只是……出发没多久,他们就遭遇到了成?群的魔兽。

    韦伯斯特的马被魔兽咬断了腿、被困在了魔兽群中,当冲出重围的同伴们发现他掉队、大惊失色下试图回返救他时,韦伯斯特毅然?将长剑横到了脖子?上。

    “让我们的灵魂在故乡重逢吧!”韦伯斯特高声叫着,切断了自己的喉管。

    死亡来临前,韦伯斯特庆幸地看着哭泣着逃走的三名同伴,那是他活着时最后的记忆。

    这?是非常感人?的剧情,可惜即时同为亡灵悲喜也并不相通,当NPC韦伯斯特感怀地诉说着往事时,玩家?们只觉得它啰嗦,都没几个人?仔细听……

    往西?走了好几公?里?、都快靠近丘陵地区了,玩家?们总算用鉴定?术扫描到了半埋在地下的人?类骸骨。

    把骸骨拖出来,又在周围找了半天零散骨骼把这?具骸骨拼凑齐全,这?骸骨立即冒出了“苏珊·肯雷迪森”的绿字头顶名称。

    吸取之前韦伯斯特交代完剧情就光荣散架的教训,这?回玩家?们听剧情的时候都认真多了:

    “你们找到了韦伯吗?原来他真的一直在当初立下誓言的地方等着我们啊。”苏珊·肯雷迪森也很痛快,麻利地给出了它的剧情内容,“当时我们真应该倒回去的,就算跟他死在一起也好,也不至于让我们死后还失散了这?么多年。”

    “我忘记我是怎么死的了,也许在我死前已经失去了意识吧。等我有意识时,我已经一个人?孤独地在荒野里?流浪了很久。”

    “我找不到我的长刀了,那是我妈妈用她?的嫁妆给我打的武器……不过比起长刀,我更想找到汤姆(托马斯),找到马修,找到韦伯……我真想念他们啊……”

    “我的父亲在我年少时就去世了,领主大人?征兵时要求每家?都要出一个成?年的民兵,为了不让十三岁的弟弟上战场,我只能?自己出征……”

    “在军队里?,像我这?样?的女人?总是会成?为被戏弄的对象,如果我不激烈地反抗任何?试图轻慢我的人?,我的下场就会很惨……所有人?都说我是个疯婆子?,我是那种会杀死丈夫的恶毒女人?,他们不再想从我身上占便宜了,他们开始孤立我,变本加厉地欺凌我这?个被所有人?排斥的女人?。”

    “只有汤姆,马修和韦伯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恨不得我这?个威胁到男人?们地位的女人?赶紧死在战场上,他们将我视为他们的姐妹,同伴,战友,他们会在我身陷险峻时伸出援手,就像男人?们会救助他们陷入危机时的战友那样?。”

    “我们并肩作战,我们和无数的战士一起将敌人?挡在了巴赛洛河河畔,我们都以?为我们终将取得胜利、把敌人?赶出莱茵,却没想到我们的后方发生了叛乱……不知道是谁截留了大公?的物资,让大公?的军队无法驰援前线。”

    “我们的人?越打越少,敌人?却越来越多……元帅阁下不得不安排王子?殿下撤退,我们的这?支部队,假装成?护送王子?殿下撤离的王室军团,将敌人?引进了因纳得立。”

    “因纳得立没有像样?的军队能?够接应我们,我们不能?把敌人?引到人?们生活的城镇去,我们只能?一路西?逃……”

    “也许敌人?在追进塔兰坦后就知道他们跟错了目标,谁会把王子?殿下带进这?么危险的荒野来?可他们并不肯放过我们,依然?一路追击……”

    “到最后,我们已经没有力气去在乎敌人?是不是还在身后,大公?的军队有没有及时抵达前线了……我们只想活下去……”

    “可这?也已经是奢望了……韦伯用他的自杀逼迫我们放弃他、让我们逃走,可我们终究没能?逃出去。”

    “我从长眠中清醒过来,只想找到他们三人?。既然?只有韦伯回到了誓言之地,那么……汤米和马修应该在高处吧?他们俩是塔奇亚人?,他们提起最早被敌人?攻陷的塔奇亚领地时总是说,他们的故乡高山非常巍峨,不像南方的山这?样?矮小,他们爬到山上去放牧时,总是感觉伸手就能?摸到天空。”

    交代完剧情,苏珊·肯雷迪森眼眶中幽暗的绿火便像是被风吹灭的烛光那样?熄灭,从完整的骷髅形态散落成?一堆骨头。

    这?一次,认真地听NPC讲述剧情的玩家?们,集体?陷入了沉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