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我要破境了(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楼之内,剑气缭绕,杀气森然。

    沐云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两腿忍不住打颤。但为了维持自己千方百计树立的大丈夫形象,他一只手用力扶住窗台,另一只手附后,显得自己从容不迫,脸上也笑的如沐春风。

    我家婉兮,实在是惊才绝艳,出手便是绝杀!

    沐云总算明白,什么叫“既生兮何生希”。传说玉贞峰上一代首席弟子,便是一个叫做李存希的仙子。陆婉兮上山之前,李存希是玉贞峰的门面;

    陆婉兮上山之后,境界一日千里。大师姐李存希,逐渐意识到天之骄女的她,居然比不上一个晚十年修行的后辈。于是在一个月圆之夜,两位仙子走进守静堂,闭门切磋。

    门再打开的时候,只见陆婉兮,而不见李存希。从此,李存希销声匿迹,据说是在守静堂闭生死关,除非修为压过陆婉兮一头,否则绝不出关。

    可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李存希如果不早早改变主意,继续钻牛角尖的话,她怕是要老死在守静堂里面。

    因为陆婉兮的强大,沐云亲身经历过,那是一种天生的大道压制。

    所谓道,是虚无缥缈之物。有些人终其一生,蹉跎无尽岁月,也不能窥得丝毫;而有些人,得道不过是吃饭睡觉一样随意。

    我家婉兮,当然是后者。以沐云目前的三境修为,和陆婉兮相比,毫无可比性。

    “你为什么不躲?”

    陆婉兮有些诧异地看着沐云,他将生死看淡,对自己应该是一片赤诚。

    但既下了狠心做那薄情郎,为何又来撩动我心弦?

    兴许是之前的爆发,已经消耗了她积攒了旬月的怒气。

    此刻的陆婉兮,又恢复了清丽的少女模样。她掐诀收起飞剑,漫天剑气以及狂暴的灵气,在她挥袖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她赤脚走下床帷,愈发显得身形高挑,一双玉足,宛如墨家圣手精雕细琢之佳作。

    陆婉兮一伸手,披上一件与她颇为相衬的流仙裙,八成又是障眼法,起码是一件灵宝品质的法袍。

    她走向在她剑气瀑布中风雨飘摇的沐云,目光依旧清冷,却少了那丝绝情的味道。

    沐云强忍着扶紧站稳,眼睛里神采奕奕,温柔地迎合陆婉兮双眸,无比真诚道:“为什么要躲?倘若不能让你开心,真让我修成无上大道,又有什么意义。”

    其实他心里后怕不已,如果不是以九幽瞳提前洞悉陆婉兮心境,笃定她不会暴起杀人,沐云绝对风紧扯呼,有多远滚多远。

    “你,真的不怕我杀了你?”陆婉兮走到他面前站定。

    一头乌黑长发的陆婉兮,赤脚走到沐云面前,居然和他等高。

    沐云从前没机会仔细看看她的五官,此刻四目相对,沐云只觉自己前几年真是瞎了眼睛。

    如此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更早早与自己定下娃娃亲,不与她双宿双飞,瞎忙活什么,还求什么虚无缥缈的大道长生?

    都是浮云!

    沐云一个踉跄,终究是在玉贞剑法之下,受了些轻伤。虽然陆婉兮及时收回法决,他当下的境界还是太低。

    而玉贞剑法虽是女子剑法,殊不知女修杀人,往往比男修更加决绝,剑法更加凌厉。而玉贞峰镇峰术法,自古便以霸道和难以修炼著称。

    曾经有位女子剑修,以不过十境的元婴修为,闯进十绝深渊。以玉贞剑法大杀四方,镇压蛇窟两百年,周边几个世俗王朝,得以休养生息两百年。百姓莫不感恩戴德,为她修了祠堂无数,香火不断。

    一抹幽香入鼻,陆婉兮白皙的手心,托住沐云胳膊,以防他倒下去。

    陆婉兮心乱如麻,师父说男人都是骗子,为何自己却觉得他的眼神,是天底下最纯净的东西。

    以至于,自己心湖上,居然倒映着他的影子。

    沐云拒绝陆婉兮的搀扶,他笑道:“傻瓜,我当然怕死啊。可是我沐云,死也要死在你手里。”

    “骗子!”陆婉兮与他保持距离。

    “那你,你还不是写了休书下山!”

    想起休书的事,陆婉兮恨不能再次祭出惊鸿剑,在他脑门上插上一剑。她有些懊悔,刚才为何不趁势取他狗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