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心愿(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芦花湾大队的土地承包,已经搞到了最后阶段。该分的都分了下去。土地是按三六九等,人均一份的原则分的,又坚持了便于耕作,照顾自愿的灵活政策,因而,在整个丈量分配过程中,倒也没有出现大的问题。

    最后,就剩下了几座荒山陡坡地,分不下去了,那地在一队和三队之间,大家嫌那山地陡,离家远不说,又打不下粮食,给谁也不愿意要。秦明杰说,那就不分了,把这几座荒山陡坡地,连同附近的几条沟,专门划出来,连成一片,建立一个大队林场,每年春秋两季,组织劳力植树造林,用不了几年,咱这荒山秃岭,也能造出一片树林来。陈永康和姜宝斌听他这样一说,都表示赞同。剩下的牛羊牲畜和农具,也都按家户大小和庄头,分到了各家各户。

    地分下去以后,副主任姜宝斌,就迟疑着给秦明杰说,他想把他大的坟迁一迁。说他大死的时候,没有埋好,这次又把那块地分给了别人,他想把他大的坟,迁到分给自家的地里去,问秦明杰可以不可以。这一说,秦明杰就记起,上次公社来宣布大队班子的时候,已经说过,让大队给姜彪开追悼会的事,他当时准备做这事的时候,姜宝斌却提出了另外的想法。说,算了,咱山里的农民,啥时见过给死了多年的人,开追悼会呢。等以后闲下来,我想把我大的坟迁了,到时请全庄的人,也请你和陈主任,到家里坐一坐,我想好好过个事,叫我大高兴高兴。

    姜宝斌一提迁坟的事,秦明杰就说,这有啥不可以的,我给一队的队长安顿,让他组织人帮你迁坟。我和陈永康都去给你撑面子。姜宝斌仍然迟疑着说,我还想过个事,请个阴阳和鼓乐手,不犯啥忌吧。秦明杰犹豫了一下说,大队干部按说怕有些不妥,但你这事,只要别搞得太过火,我看行吧。这一说,姜宝斌就憨憨地笑了,说到时你一定得来呵。

    给姜彪迁坟的那天早上,庄里的大部分百姓都来了。姜宝斌请了胡家嘴胡大喇叭领的一帮鼓乐手,吹吹打打地来到坟跟前,引得庄里的妇人娃娃们,都跑来看热闹。临掘坟前,姜宝斌的姨夫,就是碾盘岭上的阴阳刘砍刀,绕着坟呜呜啦啦念了一会儿经,就见瘸着一条腿的姜宝斌,走到坟跟前,卜通一下跪了下来,给他大的坟磕了一个头,然后两只手就举上头顶,高声说,大,你让人整死,在地下蒙冤受屈十来年,今儿儿子来给你迁坟,叫你在芦花湾的百姓面前,再风光一回。说完,已经泪如泉涌。这时,只听一声炮杖在半空里炸响,接着,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夹着呜呜哇哇的锁呐声,就响成了一片。在这一片闹嚷嚷的气氛中,二杆子队长就指挥几个小伙开始掘坟。谁知还没挖两下,就见一个人疯张怪道地拨开人群,扑到坟堆上面,用手护着坟,一个劲地说,不能挖,不能挖。众人看时,见这个人竟然是万年。

    万年被宣布撤了职以后,芦花湾的人,就再没有见过他。现在一见,发现他已经变得蓬头垢面,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只见他爬在坟上面,一手护着坟头,一手不停地摆动,嘴里喃喃自语道,这坟里头藏着宝呢,可不能挖。一旁的姜宝斌看见他,就扑过去,一把揪起万年说,你个坏怂,没找你算账,你倒自己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