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办法(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男人显然不是特别擅长说话。

    看他孔武有力的模样,武力值定然高于社交值。

    林苗答应下来,心情不大妙,只接过来,朝赵老点了点头,便进去屋里。

    秦教授朝在场的其他人笑了笑,重又回去屋里。

    “你跟我来,”确定没有其他人了,聂兰才忍着气冷声道。

    赵老好脾气的点头,跟着聂兰进去主屋。

    特助体贴的将门关上。

    也不知屋里说了什么,半个小时过后,赵老方才出来。

    特助瞄了眼他明显差了好些的脸色,笑着送人出去。

    待到回转,便看到聂兰心情略好的站在门口。

    聂兰望了眼林苗的房间,“委屈那孩子了,待会儿送点牛奶,助眠。”

    特助笑着去准备,心里却道,接手了这么大个烫手山芋,就算喝一桶牛奶,怕也睡不着了吧。

    房间里,林苗确实烦闷了会儿。

    但很快,她便冷静下来。

    答应救赵海,并不单单只是因为老人的求肯和被逼上门的为难。

    更多的是林苗想把这个东西杜绝的决心。

    侯甜甜身体里的蛊虫在滕强的折腾下,早就死了。

    他们能研究的都只是切片。

    且就这个也已经没有了。

    好在还有个赵海。

    虽然已经病入膏肓,但他身体里的虫子却是活的。

    且经过这几年的滋养,活性可能比侯甜甜身体里的那只还要好。

    所以,林苗才冒险接了这个病人。

    她洗了个温度比较高的热水澡,便准备睡了。

    特助过来敲门,并送上牛奶。

    发觉林苗已经准备睡了,她略微惊讶了下,便笑着离开了。

    隔天一早,林苗早早来到后院。

    这会儿赵海才被注射过药物,正在睡着。

    她走过去扶了下脉,然后观察他的眼睛和舌苔,才问负责看守他的人,“在他清醒过来的时候,有没有说过感觉蛊虫会在哪里?”

    负责看守他的是后来的,他接手的时候,赵海就已经是醒来就是个疯子的状态。

    见他不知道,林苗便转身出去。

    刚好与过来的秦教授碰上。

    “师傅,”林苗上前。

    秦教授点头,问她“有什么发现?”

    林苗将自己扶脉的结果告知,而后道“我怀疑蛊虫已经进了他脑子。”

    说这话时,她瞳孔是缩起来的,因为她感觉这个十有是活不成了。

    秦教授看了,笑了笑。

    “后悔了?”

    林苗垂下眼。

    确实有点。

    昨晚人太多,她只简单的扶了下脉,没能真正的做到望闻问切,因此诊断的有些失误。

    “那还治不治?”

    秦教授温声问。

    林苗抿了抿嘴,沉声道“治。”

    秦教授就笑了。

    眼睛里满是慈爱和欣慰。

    “那就想办法吧。”

    林苗用力吸了口气,重重点头。

    她既然接手了,就得想法子治,这样就算将来治不好,她也问心无愧。

    出了后院,她便拿出电话,给赵老的头号安保刘强河打电话。

    “我要回去取医书,但我不方便单独出门。”

    “我送你,”刘强河答得很快,来得更快。

    没过十五分钟,人就已经到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