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7章 池少新篇,阿赫,是在叫谁(20)(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2647章 池少新篇,阿赫,是在叫谁(20)

    一打眼望去,两个人是真的长得有几分相似的,特别是脸型跟五官的分配上,估摸着说两人是双胞胎也有人信。

    但若细看起来,两人其实又明显的不同,池赫眉宇间自带气场,举手投足间不经意地也会透出像是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高贵涵养,是真正的自信儒雅,反观严谨微,虽然外表上两人很相近,他给人的感觉就会平易近人很多,气势上就明显矮了一截,单人的时候可能没有多大的感觉,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这种对比的冲击感就会非常强烈,这种区别大约就像是富豪与土豪,还是有差距的。

    眸光对上的一瞬间,严谨微也怔了下,其实他不是第一次见到池赫了,但却是两人正式的第一次见面,猛不丁地,他也被他慑人的气势给镇了下。

    场面很尴尬,三个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江年华脸色惨白,哆嗦着腿下都是一阵莫名的发虚,整个人差点没直接瘫到地上:

    完蛋了!

    这下真的要完蛋了!

    时间仿佛生生断在了这一刻,有片刻静默的压抑,什么也没说,也没再继续向前,甚至都没有再看江年华一眼,周身像是被一股冷然的肃杀之气包围着,池赫已经原地侧转了身躯,周身仿佛都写满了“生人勿近”的阴沉与警告。

    他动怒了!

    无意识地往前挪动了一步,江年华的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脚上也像是有千斤重,唇瓣开合了几次,竟然一个音都发不出来,脚下才一顿却见池赫已经抬脚大步离去,条件反射地她就踉跄着追了上去:

    “阿~阿~阿赫——”

    猛地拉住他的手腕,江年华想要道歉,刚开口却连一个名字都还没全部喊出就像是自己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傻在了当场,刹那间,只觉得眼前是道道惊雷劈过,全是白花花的一片,声音也自动消弭在了唇齿间。

    还不等她有任何的反应,池赫猛地一个回身甩手,一股巨大的推力袭来,接连后退了几步,一个踉跄没站稳,江年华被自己的高跟鞋给绊到“噗通”一声就摔到了地上,伴随着一声紧张的呼喊,同时传来的是一道冷漠的嗓音:

    “年年!”

    “滚!”

    蹲身,严谨微就想去扶江年华,被摔得再疼也比不上心里的伤,本能地推拒着严谨微,仰头的瞬间,江年华的泪就哗哗地下来了:

    他真的生气了!

    他从来都没有对她这么凶过!

    意识到事情严重了,眼前一片模糊,眼泪怎么都控制不住,可江年华却只是奋力地抹着泪,抽噎着愣是没敢哭出声。

    被江年华一推,蹲着的严谨微一个不慎也跟着趔趄了下,心里顿时也是情绪满腹,虽然这一切都是他想看到的,但真正经历了这一幕,他也不好受,本能地他还是想去把江年华扶起来:

    “年年,我先扶你起来!”

    坐在冰冷的地上,江年华的眼睛却是一瞬不顺地盯着池赫,她想说点什么,可是她不能张嘴,张口她就想哭,她忍不住,她怕事情会更糟糕。

    而池赫只是扫了地上一眼,脸色直接黑成了墨汁,却是连停都没停,转身又准备离开,见状,江年华瞬间就急了,她想要起身,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虚的竟然没有力气,她用不上劲,严谨微刚一伸手,她就拍了过去,也同时痛哭出声:

    “你走开!走开!你不要碰我!呜呜~”

    果然,还是没忍住!

    她想喊池赫,但这一瞬间,她却不知道该叫他什么合适了,又气又恼又伤心,江年华也崩溃不已,严谨微看她情绪不对,又不许他碰更是生气:

    “年年!你没看到吗?他根本就不在乎你,他还冲你发脾气!你何必为这种人伤心难过?你别哭,我先扶你起来好不好?”

    “这种男人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他根本就不在意你会不会受伤!我们走好不好?离开他你可以过得更好的!”

    “你不要说了!你走开!走开!”

    “年年!”

    “你走开啊!”

    没想到这个时候他还说这种火上浇油的话,江年华也不管他是什么心情了,对他又吼又推又打的,突然之间心里竟然对他也生了一丝怨怼:

    当着池赫的面,他为什么还要这么说?

    江年华哭出声的第一瞬间,池赫的步伐就控制不住地止住了,但是他并未回身,自然,两人的话也都进入了他的耳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