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不知(求月票)(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轰!’

    山林之中,雷声轰鸣。

    一道碗口粗的闪电奔腾而下,劈向一棵大树。

    ‘哗啦’的火光之中,树冠被拦腰劈断,倒落向地。

    宋道长的神魂本身就勉强靠术法重聚,被这雷光电闪一劈,登时便又要不稳,软软的塌向了二弟子的后背。

    “师父……师父……”

    浑身湿透的青衫老者感觉到身上的老人气息衰弱了许多,不由带着几分慌乱无措的哭音喊了一句。

    老道士没有回声,只是念着

    “青小,青小。”

    他已经有些神智不大清醒,全靠意志支撑。

    因大雨封路,本想要原路返回的青衫老者听到他的话,咬紧了牙关,用力一跺脚,顶着风暴往前疾冲了出去。

    “师父,师父,您撑住。小师妹,小师妹她在沈庄等您!”

    他这话音一落,本来气若游丝的老道士像是注入一剂救心针,当即精神一振,涣散的眼神又凝固了几分

    “对,对,你的师妹在沈庄等我哩。”

    “青小……长青……”

    老者念着咒语,踩着泥水飞奔,很快到达永清河畔。

    当年沈庄闹鬼闹的很厉害,沈庄被屠城一事,天下皆惊。

    自那以后,虽说有传言沈庄的怨鬼已经被术法通天的人暂时镇压,不过住在沈庄附近的幸存者却接连搬。

    十几年的时间过去,哪怕沈庄桑树重新长出,根本没有人敢靠近。

    当年繁华的永清河畔,此时早就已经荒败,一些房屋杂草丛生,看起来格外的阴森。

    只是这淋着暴雨疾赶而到的青衫老者一到河畔之时,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他的面前,永清河的水变得格外凶暴。

    浪滔从远处层层席卷而至,化为七八米的巨浪,‘轰’的拍向河岸侧。

    原本停泊在岸边一些荒废的画坊、船只等,在这巨浪拍打之下碎裂为无数木板,随水波而沉浮。

    河口处的码头早就已经被浪花击打坍塌,看起来阵仗格外吓人。

    ‘轰隆!’

    雷音震响之下,可以隐约看到河内似是蕴藏着无数的丝丝剑气,随水波而摇曳,如同水中腾飞的游龙,杀气惊人,阻止着人下水。

    见此情景,二弟子欲前行的脚步一顿,只是下一刻,老道士又开始发出呓语

    “长青……青小……”

    当年沈庄一役,一个弟子留在那里,一个弟子不知所踪,是老道士心中永远的痛。

    他大寿将近,临死之前想要看一眼沈庄,自己怎么能忍心让他抱憾而去?

    青衫老者想到这里,顿时心中一狠,决意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将师父顺利送入沈庄之内。

    哪怕看不到大师兄与小师妹,就算故地重游,也算了却老人心愿。

    他的目光转向了四周,只见那些荒草丛生的边岸中,有些已经废弃的小舟被逃离此地的人遗弃在了那里。

    永清河今日不知起了什么邪性,河水湍急,浪流奇大无比。

    这会儿雷音大暴雨急,就算是大船,在这样的情况下行驶也十分危险,更别提这样年久失修的小舟了。

    不过时间紧迫,他已经不能再犹豫。

    老道士又开始呓语,像是已经半昏睡了过去。

    “师父别睡,找到船了。”

    青衫老者甩了一把脑袋,冲向那小船,一手倒折扶住老人,一面抽推那小舟,拨出大量泥沙之后,终于将小船拉出,推着往河的方向滑去。

    河内那些摇曳的金光不知是何物,但他也顾不得许多,将船推入水内。

    那小船一入河水,顿时像是将河内金芒激怒。

    无数剑气汇聚而来,化为万千星辰,将小船包裹在内。

    “云虎山列祖列宗,保佑我师徒二人……”

    “大师兄,小师妹……”

    二弟子见此情景,心中又怕又忐忑,却仍是强忍了恐惧,趁着那金芒未斩中船只的时候,将心一横,小心翼翼的将背上的老道士放了进去。

    ‘哗啦——’

    船吃了重量,入水又深了几分。

    说来也怪,老道士入船的刹那,那些本来寒光凛冽的剑芒,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下竟变得异常的温顺。

    先前还波涛汹涌的河流,在老道士躺靠进船中之后,逐渐平息。

    “师父……师父……”

    提心吊胆的青衫老者一见此景,不由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席卷的巨浪慢慢的停了下来,像是怕惊扰到了昏睡之中的老道士。

    船底的剑光如同遇到了亲人,亲昵的围绕在船的四周,防止危险的侵袭。

    眼前的一幕令得二弟子有些不敢置信,一连唤了老道士几声。

    破旧的小船装着毫不知情的宋道长,随着波涛微微摆动,格外的平稳。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神迹,明明不可能,却又令他亲眼所见。

    “莫非,莫非,”二弟子想到了一个可能,喃喃自语

    “是我云虎山祖师显灵?”

    他不明就里,虽然不知为何这河中的剑光对老道士庇护异常的原因,但他却也忐忑不安的坐了上去。

    入船之后,那波浪并没有打来。

    水流涌动之中,推挤着装了两人的小船慢慢的飘向江心。

    小船晃晃悠悠的走,格外平稳,仿佛被一股神秘力量所保护着,令二弟子渐渐安心。

    这一放心之后,他倒是想起了一件事。

    小舟只是废弃的船,他慌急之下推舟入水,却忘了找根船桨。

    此时船虽说在行,但速度太慢,老道士的情况危急,可不能依照这速度慢慢的等。

    可惜这会儿船已经离岸十几米,他又不敢将老道士独自留在船中,上岸去寻。

    “师父……师父……”

    二弟子想到这里,格外痛恨自己的粗心与蠢笨。

    若是因为他粗心大意的缘故,而使得老道士抱憾而去,那他一辈子也不会感到安心。

    一个已经五十来岁的人,此时心中的那根弦像是一下崩断,看着脸色灰败的老道士,不由痛哭出声。

    哭嚎声穿破暴雨、雷云的封锁,传向整个江面。

    一秒——

    两秒——

    三秒——

    数息之后,本来已经平静的江面,突然开始泛起涟漪。

    ‘咕噜——’

    ‘咕噜——’

    水花声阵阵响起,像是水下有气泡钻涌而出。

    初时只是少许,但许久之后,那气泡越来越多,整个江面像是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